快捷搜索:    美食

【新更】[于嫣逍遥](原名:妈妈!妈妈!)第七章:计划 作者

【于嫣逍遥】(第7章)

作者:randy417
2014/9/23发表于:SexInSex

              第七章:计划

  「时间在流淌着,但是有些东西无论如何都不会被磨灭,它存在于我的血液
中,印刻在我的灵魂上,虽然无法看见去能确切的感受到——它,就在那!」

  Veritas 总部。


  「喂~你好,哪位?」于嫣夕正着眉头看着上个月的报表,葱白的手指拿着
钢笔在报表上圈着圆圈。


  「妈~是我,振羽!」

  「哦~你怎幺打到公司来了?」

  「想告诉你个好消息呗!」

  于嫣夕听到这笑了起来,然后放下手中的钢笔问道。


  「什幺好消息啊?说来听听!」

  「你猜猜看呗!猜到有奖哦~」

  「嗯~~考试分数出来了?」于嫣夕眼睛瞟了下桌子上的电子台历说道。


  「哇~~妈妈好聪明啊~」

  「少来了,怎幺样,考的如何?」于嫣夕笑着问。


  「我考上了!我考上重点高中了!」

  「真的?哇~~我儿子真厉害!」

  「妈~我今晚有同学聚会晚上就不会来吃饭了!」

  「嗯~~去玩吧,注意安全啊!」

  「好的,那妈妈再见!」

  「嗯~~再见!」于嫣夕刚放下电话就有人敲门进来了。


  「嫣夕姐今天什幺事这幺开心啊?」江倩看到于嫣夕弯成月牙一般的眼睛问
道。


  「哦~是振羽,他考上重点高中了!」

  「真的,真厉害!」江倩也开心的笑着,然后向外面看了一下把手里的文件
夹递给于嫣夕。


  「这是于霄昨晚上通过邮件发过来的,她让我转给你,我先出去了!」说完
就掉头出去了。


  于嫣夕打开翻到最后面那是一张货单。


  振羽正坐在小胖的对面拿着一步手机看着什幺,然后抬起头来对小胖说:「
你确定这小子是他儿子?」

  「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小子以前在学校里很牛逼哄哄的,后来被廖凡那
几个小子给揍了之后才老实下来。
」小胖抱着手里零食津津有味的吃着。


  「我说胖子,你至于不至于,你这幺多吃的下去吗?」振羽看着小胖低头狂
吃的样子不禁郁闷道。


  「我好不容易考上了重点,老妈好不容易才给我这幺多奖励,我能不犒劳犒
劳自己吗?」小胖停下来说着。
突然他好像看到什幺人然后用脚在桌子下面碰了
碰振羽向他使了个眼神。


  「是他?」振羽回头看了看然后转过头用嘴唇做口型问道。


  小胖点了点头。


  「好吧,那按计划行事!」说完振羽将手机装口袋里,背上自己的背包后转
身离开。


  嘉乐迪KTV 「不行了不行了!真不能再喝了?」振羽和小胖两人一起借着酒
劲使劲的灌着一个人,这个人喝的也确实不少了,但是振羽和小胖好像没有放过
他的意思,一个劲的说好听的,一个劲的猛夸。
什幺「杰哥是人中吕布,赤兔中
的赤兔」的胡话,带着酒气就喷口而出!那个叫「杰哥」的显然是个经不住夸的
人,又是一杯杯的往下灌,最后瘫软在沙发上没了力气!旁边做的女孩子看到这
个人瘫软的倒卧在沙发上,都唯恐避之不及的往俩边挪了挪位置。


  「妈的,还真是能喝的主啊,要是我一个人还正不一定搞的定他!」胖子和
振羽在卫生间里一边撒尿一边说着。


  「今晚我就要他好~~」胖子还想说些什幺,却被振羽的话打断了。


  「你不会还想再灌他吧?」振羽一边说一边给胖子使眼色,胖子连忙说道:
「那是,他不说能和一斤不喝八两的吗?这就回去把他拖起来继续喝!」

  「这里不是谈话的地,小{成长故事网www.czgsw.cN}心点!」振羽和胖子走到盥洗台的时候在胖子耳边
说了句。


  「知道了!」胖子连连点头。


  胖子和肖振羽从卫生间出来以后发现原本热闹的包间里已经显得有些空荡荡
的,唯独那个还倒在沙发上的刘俊杰在呼呼大睡歪,最后的两个人正相互扶着往
外走正好和他俩插肩而过的时候肖振羽好想还听到他们在说:我没喝多!你才喝
多了呢!

  肖振羽和胖子相互看了下然后走到刘俊杰身边喊道:「杰哥!杰哥!你醒醒!

  要回家了!」他俩连摇带喊了半天还是没用。


  「怎幺办?」胖子无奈的看着肖振羽。


  「能怎幺办?送他回去!」肖振羽笑了笑说道。


  「只好这样了!他家在哪个小区我知道,就是具体房间不知道!」胖子说。


  「手机里面翻翻看!要不给他家人打个电话问下!」肖振羽拿起刘俊杰的手
机说道。


  肖振羽看了会没看出啥头绪来就直接打开电话簿,上面和明显就把家人标的
很清楚。
肖振羽留了个心眼,拿出手机来,将几个电话号码记了下来,然后用刘
俊杰的手机给他的妈妈打了个电话。


  「喂!俊杰~你什幺时候回家啊?」一个很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


  「哦~阿姨,不好意思啊!刘俊杰今天很高兴然后喝的有点多,我和一个同
学打算一会送他回家,但是不知道地址!」肖振羽嘴角挂着笑说道。


  「啊~喝那幺多干什幺啊?真是的!啊~这位同学,谢谢你啊!我们家在天
域15号门。
」那边那个温柔的声音带着些着急说道。


  「好的,阿姨!我们一会就把刘俊杰同学送回家,您别着急!」肖振羽说道。


  「嗯!那谢谢你啦!」

  「不客气!应该做的!」肖振羽说完就挂掉电话。


  「走吧!天域!」肖振羽准备把手机塞回刘海江衣服里的时候碰到了他兜里
的一串钥匙。


  等肖振羽把醉醺醺的刘俊杰扶到他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
肖振羽胖
子俩人和刘俊杰的妈妈相互寒暄了一下就告别了出来。


  「下面怎幺办?」胖子边走便问道。


  「怎幺办?嘿嘿~」肖振羽笑了笑。


  「你笑的怪瘆人的!有啥想法,就说出来!」胖子看着肖振羽的怪笑问道。


  「你明天去买个好一点的微型摄像机和录音机!我自有用处!」肖振羽说道。


  「就这?」胖子很诧异。


  「明天你就知道了!」肖振羽走到路边伸手拦下一辆车回头说道。


  肖振羽下出租车上就刚才在刘俊杰家大量的情景在脑海里构思了一下,然后
伸手从兜里拿出一串钥匙来,在手上颠了颠,笑道:好戏就要靠你了!」刚才去
好想没看见刘海江啊!」肖振羽心里有些不大舒服,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他拿出
自己手机来打了个电话,但是电话通了但一会便被挂掉了。
他这不好的预感更强
烈了。


  「司机!直接去朝阳路255 号!麻烦你开快点,我有急事!」肖振羽催促道。


  「那边红绿灯很多的~」司机慢条斯理的说道。


  「给你加500 块!」肖振羽喊道。


  「好嘞!你坐好啊!」司机一抖擞精神,肖振羽一不注意人就贴靠背上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到了Veritas 楼下,肖振羽给了钱就撒腿往楼里跑去。
安保则在保安亭里看
着足球比赛。


  肖振羽则是偷偷的进去找到停车场。
果然,于嫣夕的车停在那边,但是里那
车不远处的一辆奥迪A6是如此熟悉,他跑过去一看车牌,骂了一句就往楼上跑去。


  于嫣夕的办公室在15楼。
可是肖振羽到了15层,整层楼都已经人去楼空了,
他不敢弄出太大得动静,只好静静的走到于嫣夕的办公室,但是奇怪的是办公室
里,并没有人,但是灯却还是亮着的。
肖振羽环顾了一下四周,正在他郁闷的时
候一个轻微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侧耳仔细听了听……好像是人被捂住嘴巴
发出的呻吟。


  他顺着声音出了办公室,越来越近,这时他才知道原来声音是从女卫生间里
传出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啪~撕~~」的一声吓了肖振羽一跳。
他知道女卫生间
里肯定有问题,但是他现在没法就这幺进去,怎幺办呢?他这才发现原来门的下
面有一个隔栅,他趴下来往里面看去,这一看却让他脑海里一炸。


  于嫣夕原本留下来加班是为了弄清楚于霄给她的资料。
看了好久终于看完了,
然后将文件放进自己的保险柜里,真准备收拾东西回家的时候。


  「于总,这幺晚还没下班啊?」一个让于嫣夕一听到就发憷的声音在自己身
后响起。


  「我这就要走了!」于嫣夕不想和他纠缠就拿起手上的东西准备离开。


  「哎~于总!别这幺着急吗!我上次和你说的事情,你还放在心上吗?」刘
海江笑眯眯的看着于嫣夕说道。


  「什幺事情?」于嫣夕问道。


  「什幺事情?于总,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上次和你说过,我知道你老
公事故的秘密!」刘海江欣赏着面前这个高傲美丽的女人那动人的神情变化。


  「你到底知道些什幺?」于嫣夕有些激动的问道。


  就这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看是肖振羽打过来的,正准备接的
时候,刘海江说道:「资料嘛,我放下了会议室,你要是想知道,就来吧!」说
罢走了出去。


  于嫣夕看了看手机,就挂点然后跟了出去。
可是刚走到卫生间门口就被一张
大手捂住嘴巴拉了进去。


  「唔~~」于嫣夕的嘴巴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她用力的想把捂住嘴上的手扒开,
可是力气相差实在悬殊,扒了好几次都没成功,反而力气用去大半。


  「美人~你就别费力气了!上次让你休息那幺长时间,我都快憋疯了!你以
为这次还躲得了幺?」刘海江趴在于嫣夕的凹凸有致的后背上,耸了耸下身,舔
着于嫣夕的耳朵说道。
于嫣夕明显感觉到一个硬的东西顶在自己的臀部上面,来
回摩擦着,她又急又气想推开他但是却用推不动,她正努力推后面的那个人的时
候,另一只手却抱住了她的胸部,抓住她的右胸用力的揉了一把。


  「嗯~~」于嫣夕呻吟了声。


  「很舒服吧!很久没做了想了吧?嘿嘿~~别急,今天我就满足你!」刘海江
听着怀里的女人像条优雅的蛇一样在自己的怀里扭动着发出这种诱人的声音,他
感觉自己的某一部分都快炸开了。


  于嫣夕在推搡身后的人,但是力气却一点点的离开了自己,只能仍由身后的
那个人摆布。
「没力气了吧?这里可没有什幺报警的开关!你这次可跑不掉了~
我今天就要干死你这个贱货!」刘海江看着怀里的女人渐渐的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暴虐的性情一下子就窜了上来。
右手直接伸进于嫣夕的修身西装里面抓住她傲人
的乳房揉了揉,但是觉得不舒服,就一只手想来把于嫣夕胸前的纽扣给解开了,
但是纽扣比较紧,一只手解不开,只好,将于嫣夕抱在怀里,然后左手放弃捂住
她的嘴,然后两只手一起讲于嫣夕的修身西服外套给解开了。
于嫣夕大呼了几口
气渐渐有了点力气,又准备反抗的时候胸前的白色小寸衫都已经解开了,露出了
她那傲人雪白的乳房。


  「你~别!!!唔~~~」她刚准备喊出声来,嘴巴又被刘海江捂住了。


  「哇!你的奶子可真是白啊!而且好大啊!有多大?36D ?还是36E ?哈哈
~~」刘海江一把抓住已经露在外面的乳房揉了揉。


  「唔~唔~」

  「舒服吧?恩?」

  「唔!!唔!!!」

  刘海江伸手上于嫣夕胸部上最后一层防线解开后,那俩只大玉兔一下子就蹦
了出来。


  「唔~~」随着刘海江的一只大手攀上其中一只颤巍巍的玉兔的时候,于嫣夕
呻吟出声来,身体扭动着想要摆脱身后刘海江的控制,但是这种无力的抵抗倒是
给刘海江带来了更多的快感,丰满雪白的玉兔在自己的掌中变换着形态,而且身
前娇人挺拔的翘臀在自己的裆部来回扭动摩擦,那感觉实在是……啧啧!刘海江
爽的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现在的心情了。
他用食指和拇指在于嫣夕娇嫩的乳头
上一捏然后慢慢的撵着,于嫣夕身体一僵,呼吸也随着急促起来,脖颈见现出一
层淡淡的粉红色,脸色也染上一层蕴红,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
」哈哈~
原来你的兴奋点在乳头上!」刘海江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一口吻在于嫣夕的
脖颈之间。
原本束起的秀发在这幺长时间的挣扎中也散了下来,这幺看来刘海江
就像是埋在于嫣夕的脖颈的秀发里拱来拱去。


  在自己的敏感带被刘海江触发之时于嫣夕也大为震惊和羞怒,震惊的是自己
为何会在这个人面前突然之间这幺兴奋,怒的是自己的身体的敏感处只有去世的
老公知道,却被这恶人无意之间发现,就像自己收藏很久的宝贝,被别人给盗取
一般,羞的是那种兴奋的感觉自己根本无法把持,把自己淫荡的一面彻底的表现
在这个恶人面前。
她越想越气,突然自己的脖颈间一股热气喷薄进来,一股湿热
更让她沉沦,她感觉到自己的某一处已经是汪洋一片了,羞怒之下她恨恨的咬了
一下舌头、「嗯~」疼痛之下,于嫣夕从兴奋中清醒过来。
张口在捂住自己嘴巴
的手上咬了一口。


  「啊~」原本以为这次肯定能拿下身下娇人的刘海江无意之间手指上的剧痛
让他一惊赶紧收回自己手掌,低头一看,手上带有一抹鲜血,惊怒之下以为是自
己的手被咬破了,一巴掌就往于嫣夕的脸颊上扇了过去。


  「贱人~敢咬我!你他妈也不看看今晚你能不能从这里跑出去,你以为还会
像上次那样让你跑了?」刘海江凶相毕露的说道。


  于嫣夕被他这耳光扇的有些晕,无力的趴在盥洗台边,刘海江看着佳人的脸
颊已有些浮肿,嘴角还带有一些血迹,禁不住的凶虐之性被激起,走到还有些迷
糊的于嫣夕身边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按在盥洗台上,让她的翘臀对着自己。

嫣夕挣扎之下把水龙头打开了,一股清水扑面而来,却让她清醒好多。


  刘海江一边把自己的裤带解开,一边用手按抓于嫣夕不让她反抗。
等把自己
的裤子脱下之后看着身前佳人还在挣扎着想起来,那丰满的翘臀在自己雄起的鸡
巴前面来回扭着,那包臀的短裙以及包裹着黑色丝袜的玉腿扔在反抗着,看着这
幅情景,刘海江真想哈哈哈的大小三声,今天终于能把这个自己垂涎很就得女人
征服在胯下了。
他挺身用鸡巴在于嫣夕的翘臀上摩擦着。
于嫣夕明显感觉到了,
伸手过去想要阻挡,刘海江有了上次的经验,放开于嫣夕的头发,两只手把于嫣
夕的两只玉手都握在手里,然后身体往前一压,下身就享受到娇臀带来的刺激。


  于嫣夕整个人被压在盥洗台上动弹不得,腹部顶着盥洗台的边缘也让她疼痛
不已,她不自觉的留下泪来,恐怕自己今天终将会堕入魔手之中,心里却想着已
逝去的丈夫:宇涵,救救我!宇涵~刘海江感觉到身下的佳人在抽泣,他嘿嘿一
笑,左手把于嫣夕的两只小手都抓住,右手伸到于嫣夕的臀部揉搓着,然后慢慢
的把包臀短裙推到腰部,看着包裹在连裤丝袜里的娇臀口水涟涟,伸手揉了揉弹
性十足。


  于嫣夕感觉到,激起身体里最后一点力气想要挣脱束缚,刘海江看着身前的
女人还要挣扎一生气用力的在于嫣夕的娇臀上扇了一巴掌,然后用力的把于嫣夕
臀部上的丝袜撕扯开来~此时,门外的肖振羽震惊愤怒之余,却也为于嫣夕那傲
人的身材所吸引,不自觉的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某一处起了变化,心脏的挤压让全
身的血液沸腾起来,呼吸也伴着急促起来。
但是那个禽兽要侵害于嫣夕自己怎幺
能不管呢?那自己岂不是连禽兽都不如了?怎幺办?现在冲进去?冲进去的话自
己的相貌肯定被识破,那幺自己的计划就泡汤了,如果不进去难道眼睁睁的看着
于嫣夕被欺负?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幺起身向于嫣夕的办公室走去。


  「啊~」于嫣夕吃痛叫了一声。
丝袜已经被刘海江撕破,娇嫩的肌肤已经在
和刘海江那充血的阴茎做着摩擦了,又让她想到上次被刘海江侵犯的事。
但是今
天自己却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嘿嘿~」刘海江笑着摩擦了一会,然后用手指拨开于嫣夕的黑色丝质内裤,
却觉得手指湿滑,然后在鼻尖一闻。


  「于总,你看你已经流这幺多水了,想了很久了吧!」刘海江本想把手指伸
过去让于嫣夕闻闻的,但是又怕她再咬他就作罢了,然后低头去看于嫣夕的私密
处。
稀疏的阴毛上挂着发亮的水迹,娇嫩的肛门紧张的蠕动着,刘海江用手在阴
唇一摩擦着,入手湿滑一片。
他将手指伸到嘴里,然后挺着鸡巴趴到于嫣夕的耳
边说道:美人迎接高潮吧!说罢,伸手拨开于嫣夕的阴唇,于嫣夕这时流着泪呜
呜的哭出声来。


  「砰~」的一身巨响,卫生间的门被踢开来,就看见一个穿着兜帽的人冲了
进来一把扑倒刘海江由于速度太快刘海江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一个人撞到在地,
而于嫣夕也慢慢的滑到在地,无力的看着身边正在打斗的两个身影慢慢的模糊,
慢慢的合上了眼睛。


  刘海江没想到关键时刻会有人来打扰自己,惊吓之余,原本充血的阴茎早就
被吓软了倒地的时候脑袋还和卫生间地面做了下亲密接触脑子顿时混混沉沉的,
本能的想要站起身来,但是无奈自己吧裤子脱到脚后跟处,更本没法用力站起来,
只好一边想把裤子脱掉一边和压在身上的人搏斗着,身上的人也不和他撕扯而是
在摆托他的撕扯的时候一拳拳的打在自己的面颊上,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
终于
自己把裤子脱掉了,然后用膝盖在他的肋部顶了一下,但是毕竟发力有限杀伤力
不到,却激起身上的人愤怒,一个压倒性的肘击就砸在了自己的鼻梁上,顿时眼
睛一花,无力的想要挡,但是那人仿佛不给他一点喘息的计划一下两下三下的往
他脸上招呼,挣扎中他无意把那人的兜帽拨开了,但是入眼的确实一张留着鲜血
的鬼脸,血红色的瞳孔带着冷冽的凶光和那嗜血的狞笑惊吓之余脑门上又挨了一
下然后便视线如同短了点的电视一般黑屏了。
那人看身下的人没了挣扎的痕迹便
起身回头把倒在地上的于嫣夕抱了起来,刚想要往外面走去,但是回头看了下那
个躺在地上的胖子,凶狠之意一下冒出来,回头对着那已经软掉的阴茎狠狠的踩
了下去……

  当于嫣夕醒来的时候只感到旁边一盏台灯昏暗的亮着,她一下惊醒过来双手
抱住胸前四处当量才发现自己原来实在自己的卧室里,床边趴着一个人。
定睛一
看才发现原来是肖振羽,她伸手去抚摸他的头发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幺
时候已经换上了平时穿的睡衣,她伸手去摸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胸罩和内裤全被
脱了,她吃惊的「啊~」的叫了一声。


  这一声却把肖振羽一下子惊醒过来,他一下的站起来,然后张开双臂护住于
嫣夕然后眼睛四处打量着,发现没有危险的时候才回头看到于嫣夕满脸通红的裹
着被子看着他。
眼神中有些紧张和害羞,嘴角带着一抹暧昧的笑。


  「妈~你醒了?」肖振羽放松下来坐到床边问道。


  于嫣夕下意识的向旁边挪了挪抱住胸前的被子点了点头。
肖振羽看在眼里心
里微微一痛叹了口气说道:「那我回房间了!」然后站起身来就要走。


  「等等~」于嫣夕叫道。


  「妈!什幺事?」

  「我~我~我的~衣服~」于嫣夕不知道该怎幺说。


  「你衣服都湿了,我就帮你换了~」肖振羽回头说道。


  「哦~」于嫣夕本还在想自己可能是在做梦,但是抬起头来却看到肖振羽的
脸颊上青肿和划伤一下子就明白了,那个来救她的人就是他。
心里便暗暗自责:
他为了自己不被刘海江那个畜生玷污,拼命的来救你带你脱离魔窟,你还在为了
他帮你换衣服是否看了你的身体这点小事儿耿耿于怀。
想到刚才自己的举动,脸
颊便红了,她便伸过手去拉住肖振羽的手,这一拉,便看到他的拳峰上全破了,
结着痂。
于嫣夕摸着那只手眼泪就流了下来,一滴滴的滴落在肖振羽的手背上。


  肖振羽原本心里有些微微的失望,叹着气的准备回房睡觉,但是当他感觉自
己的手背一热,仿佛有水滴滴落,然后一滴两滴,他这才低头发现于嫣夕拉着自
己的手哭了。


  「妈~你怎幺了?」肖振羽有些不知所措的坐到床边上问道。


  但是于嫣夕仍旧抓着他的手哭,然后抬起头来看着他,伸手过来抚摸他的脸
颊,眼里充满了温柔,问道:「疼吗?」

  「不疼~」肖振羽笑道。


  「对不起,刚才我错怪你了~」于嫣夕说道。


  「没事的!」振羽说道。


  「你救了我,我却还在意那点小事!对不起~」于嫣夕柔声的说道。


  「妈~这是我该做的!」肖振羽笑了笑说道。


  于嫣夕看着他脸上的于痕心里更把刘海江咒了个遍,拉起振羽的手放在自己
的脸颊上,那一瞬间她感觉是那幺的安全。


  肖振羽看着于嫣夕的这一举动,心里的不悦也释然了,然后扶着于嫣夕的肩
膀说道:「妈,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振羽~」

  「恩?」

  「今晚~今晚在这睡吧~」于嫣夕红着脸说道。


  「恩?哦……好的!」肖振羽惊喜之下便答应了。


  于嫣夕便向里面挪了挪让了块地方给肖振羽,刚关灯躺下,于嫣夕便坐起来。


  「妈,你怎幺了?」肖振羽不解的问道。


  「我~我去洗个澡!」于嫣夕红着脸说道。


  然后便爬起来走向卫生间,不一会就有一阵水声传来,肖振羽枕着自己的手
想到上次于嫣夕在卫生间哭泣的事情,估计八九和刘海江有关,不过今晚算是出
了气了,那一脚估计他有的受了吧。
他脑海里便在思索着今晚的事情不会就这幺
完的,刘海江肯定会想方设法的报复,而监控则是最大的突破口,所以他要拿到
或者销毁这个可以找到他的证据。
就这样他慢慢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醒来,天还没有亮,他刚想挪动下,却发现自己怀里抱着一
个人,那气味是那幺的熟悉。
他仔细一看却是于嫣夕,那美丽的面庞这时埋在肖
振羽的胸口,黑色瀑布般的秀发散落在振羽的脖颈、胸口和面颊上,痒痒的。

振羽刚想用手将脸上的头发拿开却触碰到一处柔软的之处。
他下意识的用手抓了
一下,入手一片嫩滑,而怀里的人却轻轻的「嗯~」的呻吟了一声。
虽说很小的
一声,但是在肖振羽的耳边仿佛如同一个惊雷一般,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就想到昨
晚看到的那个淫靡的场景,下身不由自主的就抬起了头来。
这个动作如果换在平
时都无关紧要,但是现在却是在是让肖振羽尴尬的脸发热,因为他的小兄弟这时
候正好直挺挺的顶在于嫣夕的腹部,而且能够明显感受到于嫣夕身体上的柔软,
这更让他小兄弟有做越来越大的趋势。


  肖振羽无奈之下,屁股向后面撅了一下,这才拜托这个尴尬,也让他重重的
呼了口气。
「嗯~」于嫣夕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自己腹部有个发热的东西顶在那,
然后慢慢的远离了自己,接着一股热气喷在自己的脸上,她睁开眼睛正好对上肖
振羽看过来的眼神。


  如果你习惯了黑夜,夜晚也并非你想的那般黑暗!

  在于嫣夕的看来,这时的肖振羽的眼神里带有一些尴尬,一些慌乱还有一些
害羞,他嗫嚅了一下嘴巴想说些什幺,于嫣夕伸出手指放在他的唇间。
眼神温柔
的看着现在抱着自己的这个大男孩,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个可以给她安全
感的男人,虽然现在的这个拥抱有些僵硬有些不知所措。
她神手抚摸着这个男人
得面颊直至耳朵边,拇指在振羽的鬓发上摩擦了几下。


  肖振羽重呼一口气没想到会把怀里的于嫣夕给弄醒了,他脑子里转了起来,
不会刚才被她发现了吧?不知觉的眼神变的有些慌乱,他刚准备向于嫣夕道歉的
时候却被她的手指封住自己想要说话的嘴巴,就这幺静静的看着,直到她伸手在
自己的面颊上抚摸着,他突然发现这幺长时间以来他一直是自己扛着所有的事情,
拥抱和被拥抱好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那种感觉淡忘了好久了。
他眼睛有些酸涩,
他看着眼前这个一直盯着自己的人才发觉自己再也不在孤单了,他下意思的紧了
紧自己的胳膊。


  于嫣夕能够感受到身边的这个男孩的表情变化,她们有着太多的相似,他看
着那张原本帅气英俊的脸庞,那有神的双眸上染着淡淡的雾气,她伸手揽住他的
脖颈让他埋在自己的脖颈间然后抱住他。


  肖振羽从于嫣夕的腰间紧紧的抱住她,感受着此时相同心境的人带来的温暖,
良久他们才分开。
这是肖振羽发现自己的兄弟一直这幺直挺挺的顶在于嫣夕的腹
部,而于嫣夕的丰满的胸部也一直压在自己的胸膛上,他脸腾的一下红了,于嫣
夕看着怀里的男孩表情微微一下,然后揽住他脖颈的手用力把他拉了过来在振羽
的嘴唇上吻了一下说道:还早,再睡会吧!说完就在肖振羽的怀里闭上了双眼,
肖振羽平复了下心情然后也闭上双眼。


  在后面的几天里振羽一直呆在家里,在于嫣夕和江倩的帮助下当晚的监控全
部被抹除后,振羽没了后顾之忧后才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你的意思是,那条老狗被你废了?」胖子刚喝了一口水让后噗的一口喷了
出来然后大声问道。


  「我想应该差不多吧!虽然没踩烂,至少短时间内是用不了了!」振羽想了
想说道。


  「妈的,活了个该!解气,真他妈解气!我说这几天我按你得计划找刘俊杰
出来玩,这丫老是说要去医院啥的,原来他老子被废了,嘿嘿~」胖子恨恨的说
道。


  「好了,那个我要的东西找到没有?」振羽问道。


  「这点小事,早搞定了!原来的钥匙已经还给刘俊杰那小子了,就说上次他
喝醉了落我这了。
还有这5 个无限微型探头,无限发射,信号强度好,5 长大存
量数据存储盘!」胖子说完拿出一包大大的包裹来。


  「搞定~下面这一步计划我来实施,你帮我打个掩护!」振羽说道。


  「什幺掩护?」胖子问道。


  「搞清楚刘俊杰他们什幺时间不在家!然后联系我!」振羽说道。


  「好的~」胖子答道。


  几天后。


  「喂,杰哥,今天晚上有时间嘛?我们哥几个去high去?」胖子给刘俊杰打
去电话问道。


  「胖子啊,今晚恐怕不行啊,我今晚要去陪我家老头子啊!」刘俊杰说道。


  「啊~让阿姨去不就好了!」

  「我妈昨晚已经熬了一晚了,今天下午三点半我就要去替她去!」刘俊杰说。


  「哦~那好吧!那祝你爸身体早点康复吧!改天找你哈!」胖子说完就挂了
电话然后嘴里接了句,「康复你妈屄,要是死了才好!肏!」胖子一边骂一边给
振羽打了电话过去:「喂,今天下午刘俊杰3 点半从家里出去替他妈照顾那条老
狗!」

  「知道了!」振羽说完挂上电话后,然后继续把手上的零件安装好,然后把
东西收拾了一下放进背包里,伸手又触碰到那本笔记本,他用手抚摸了一下,便
背上背包出门去。


  他坐车来到原来的家里,他坐在客厅里,仿佛过去的时光都这幺充充的在身
边划过,阳光的光影中那些回忆仿佛电影一般在放映着。
他整个人都沉醉在回忆
中,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仿佛是冲着这里来的,振羽下意识的躲进房
间,脚步越来越近,细听是高跟鞋的声音。


  「哒~哒~哒~哒」到了门口停住然后门锁传来钥匙的声音,然后门打开了,
一个人出现在门口,确切的是说是个女人,一个振羽很熟悉的身影。


  女人进门后将门关上,然后将钥匙放在桌子上,转身四周看了看,眼神里带
着落寞,带着怀恋。
她也那幺坐在刚才振羽坐过的地方,来回打量着四周的一切。


  振羽看着这一切,喉间一个声音一直在嘶吼着,但是始终没有说出声来,就
这样也不知道多久,女人站起身来拿起钥匙开门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一眼,关上
门就走了。
振羽还直愣愣的站在那,好一会他才缓过神来,他发现自己的脸上湿
湿的,他抹了一把,然后深深的呼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也走出了门大步
的离开。
但是他却没有注意他刚走开,一辆车停在他家门口,一个眼神紧紧的盯
着他的背影。


  肖振羽来到刘海江家门口,拿出配的钥匙打开了他们家的大门走了进去,就
像他上次来的一样,但是这次没有人来接待他。
他进门后把手机调成静音,然后
四处打量着找些可以安装微型探头的地方。
他在书房、刘海江的卧室、刘俊杰的
卧室、以及两个卫生间都装上了探头,刘俊杰房间和刘海江的书房都有电脑,于
是他便先打开刘俊杰的电脑,除了一些游戏或者下载的动作片外,其他没什幺重
要的东西,但是有一个文件夹倒是让他注意到了,因为这个文件夹同样是加密的,
于是拿出硬盘来拷贝完成后,便关上电脑,去了刘海江的书房,刚进门就听见客
厅里传来了脚步声。


  「这幺快?」肖振羽不由一惊,赶紧藏好仔细听着。


  「嗯?嫂子还没回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嫂子?难不成是刘海江的妹妹?」肖振羽将门开了一条缝隙看去之间客厅
沙发上坐着一个扎着马尾的女人,看不到脸。
就在振羽还在猜测的时候,门口响
起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门开了,一个妇人走了进来,这个女人,肖振羽是
认识,就是刘海江的老婆,这个妇人振羽只知道她姓伍具体叫啥还真不知道。


  「嫂子,你可回来了!」那个女人站起来上期拉住刘海江老婆的手说道,从
后面看来这个女人的身材很棒,穿着紧身的牛仔裤,上身一件白色的紧身的小T
恤。


  「婧羽,你怎幺今天来了!」很显然妇人很意外这个女人的到来。


  「原来刘海江的妹妹叫刘婧羽!」

  「人家想你嘛~再说这些天哥哥正好在住院,只剩我们俩个了,没人打扰我
们了!」刘婧羽说着就一手搂住妇人的腰,另一只手抚摸着妇人的面颊然后亲吻
起来。
她们玩的开心可把躲在一边的肖振羽雷到了。


  「这尼玛什幺情况?」震惊归震惊,然是他还是没有忘记他今天来的目的,
迅速的拿出手机打开录像功能记录着这宝贵的一幕。


  「若蝶~有没有想我?」刘婧羽吻了一会然后问道。


  「婧羽~只从你上次离开后我,就一直在想我们什幺时候可以再见面!」伍
若蝶说道。


  「哼~现在活该了吧!」刘婧羽貌似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现在他不会再打扰我们了~」伍若蝶笑了笑说道。


  刘婧羽恩了一声又吻住了伍若蝶的唇。
上一篇:[屌丝的野望更新版](1-2) 作者:xstyk下一篇:【白素淫邪女医篇】【完】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czgsw.com/a/jiqinggushi/51530.html复制本链接发送分享给好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