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姑姑    绿  菊花  美食

从头肉的尾的小说推荐_从头做到尾纯肉小说

下午两点的面试,太阳正是毒辣的时候。小任一早就出门去学校了,虽然是暑假期间,但可怜的学生们还有万恶的暑期辅导课。面试过程很愉快,四十分钟后结束了。我看了看时间,小任这会儿估计还在上课,于是我决定坐捷运过去等他。我面试的公司离小任的学校有五个捷运站的距离。感觉挺远,但捷运很快就到了。

和警卫说明了来历,就待在警卫室和警卫伯伯喝茶聊天。没多久,下课钟响了,我起身,打算去办公室找他。刚踏出警卫室就看见了朝着办公室走去的小任。我想了想,不如吓吓他好了。还未上前,就看见一个长髮飘逸的美丽女学生叫住他。那个女学生递给他一封信,脸上尽是娇羞和喜悦。

我的妈啊,第一次看见情书现场!情书什幺的我只在漫画和小说里看过,现实倒还是头一遭呢。只见小任似乎对她说了几句话,隔得太远了我实在听不见,接着那女学生脸上一红,转身跑掉了。

为什幺会脸红?这混蛋到底跟人家青春无敌的美少女说了什幺啊?

不知怎地,我突然没了想吓他的兴致。于是就打了电话给他,跟他说我到学校了。问他什幺时候下课。小任说现在,就二话不说地抓了外套走了出来。

我问:「下午没课了?」

他说,脸上显得有些憔悴:「我早上已经上了四堂了。」

「那我们还去超市吗?」

他瞅了我一眼,「当然。妳还想用我的洗髮精啊?」

我缩了缩脖子,「也、也是。」

他打了个哈欠,「我现在很累,而且非常想吃巧克力。」

我跟着他走向机车车棚,他递给我一顶安全帽。

他一面戴上安全帽,一面问道:「妳面试怎幺样?」

我将安全帽的带子扣上,「还行吧。」

他点点头,发动了机车,我坐上后座。

我本来想问刚才给他递情书的那女生的事,但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採购结束后,我们提着大包小刀的东西回家。小任一回到家,将巧克力妥妥地收在柜子里,顺便抽了一条缤纷乐,接着回身进房间,巧克力还没吃几口,沾着床就睡着了,看来他真的挺累的。我将他吃剩的半条巧克力拿走,包好,放进冰箱里。

我稍微整理了一下就汗流浃背,这种天气真的是随便动一下都能像是被淋成落汤鸡。和米嘉的晚餐聚会还有两个小时,我很快地抓了衣服进浴室,洗他个神清气爽。

我到餐厅的时候,米嘉还没来,我在心里演示了一遍我想好要骂她的话。这个臭三八居然敢骗我,虽然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但是要知道,我是金牛座的,金牛座不仅固执,还超级记仇。所以给我闹这幺一齣,她就要有被我记恨一整年的心理準备。

就在我内心演练的同时,我的肩膀被拍了一下,我以为是米嘉,回过头就要骂人了,结果一回头,愣了一下。

「思凛。」那个长得像李易峰的先生出现了。

他干嘛叫我啊?看见他我又想起半年前那些尴尬事。

「好久不见。」我尽量显得自己很大方,但我猜我的表情控管没做好。

唐书晏问道:「妳回台湾了?」

我点点头,「你回高雄了?」

这人不是住台北吗?怎幺老是来高雄?还这幺不巧地碰到了。

他简短地说道:「来参加同学会。」

我又是点头。

也许是意识到我的尴尬,他看了看手錶,说:「时间快到了,我先过去了。」

我又点了点头,没说再见。真怕再见到。

唐书晏前脚刚走,米嘉后脚就跟上了。

米嘉瞪着我,气沖沖地质问:「他是谁?妳跟那男的什幺关係?」

她突然杀出来,我脑袋里想好準备要骂她的话全被她震到九霄云外。

我没好气地说:「跟妳有关係?」

我才懒得跟她解释这些,以米嘉的性格,她肯定会胡思乱想。我要是跟她说是『前相亲对象』,她肯定只会捕捉关键字:『相亲对象』;我要是说没有关係,她肯定也会觉得有关係。

「当然!怎幺说我还是妳和宇熙的媒人。妳跟别的男生有说有笑的,我当然要了解一下。」

还说得理直气壮。什幺媒人?就妳那副德性还媒人。还有,妳那到底是什幺鬼视力?妳哪只眼睛看见我们有说有笑了?不愧是大近视,能把死的说成活的。

「谁他妈跟他有说有笑了!」跟米嘉在一起,我就吐不出好话来。

米嘉煞有其事地摸了摸下巴,「嗯,根据我的判断……妳这应该是……出轨!!」

这个死话剧社的,真把自己当名侦探柯南了。

我咬牙切齿地道:「闭嘴闭嘴!」

「妳这个反应,不会错的!就是心虚!」还演上瘾了。

虽然米嘉那种演技就只能骗骗我这样的傻子,但她现在这种夸张的说话方式和举动,很明显就是演戏。

既然妳爱演,那我就陪妳演这一齣猴戏。

我佯装生气地拍桌,「吵死了!妳他妈还吃不吃?不吃我回去了!」

我们的大音量本来就引来不少人侧目了,现在我这幺一拍,大家都吓了一跳。

服务生战战兢兢地走了过来,问我们需不需要帮忙。

米嘉赶紧陪笑道:「唉呦,妹妹,别发火啊。这事我们不提,嘿嘿。先生,我们点菜。」

点完菜后,服务生离去,米嘉这才冲着我笑道:「演得不错啊,妹子。」

我无奈地转了转脖子,「吵死了,妳这三八三八的性格能不能改改?」

她看着我贼贼地笑:「没有这点哪能成就我陆米嘉呢?」

「妳少来。我告诉妳,我们的事还没完。妳他妈上回骗了我的事我还没跟妳算呢。」

米嘉眨了眨眼睛,「唉呦,妹子,这幺记仇呢。」

我勾起唇角,得意地笑了:「很抱歉妳表妹我就是最会记仇的金牛座。」

米嘉双手合十,捏着声音说:「妹妹啊,妳就放过姐姐吧~」

她捏着声音说话就别说有多噁心了,就看是她先噁心自己还是我被她噁心到了。

显然答案是后者,米嘉那种厚脸皮的人怎幺可能会有噁心自己的一天?

我赶紧阻止她说下去,「好了,别说了,我还想吃饭。」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czgsw.com/a/crgs/119333.html复制本链接发送分享给好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