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姑姑    绿  菊花  美食

太粗太深了太硬受不了了_太硬太长太耝大深我要

两天后,再次踏上高雄这个南方城市。上次我回来的时候,忐忑得不行,因为是时隔八年和小任的久别重逢,尤其我们还是吵过架的。这次回来,虽然是经过了半年没见,但没有上次那样的忐忑心情了。下车后,过了剪票口,就看见小任站在柱子前滑手机。

我拖着行李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捏了捏嗓音说道:「先生您好,我在找一条能去你心里的路。」

说完我马上在内心唾弃着自己随口一说的土味情话。

他抬起头,看见是我,露出了微笑,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小毛虫。」

我也看着他笑,还沉浸在喜悦当中时,下一秒,他吐槽我:「半年不见妳怎幺变得那幺白癡。」

我收起笑容,没好气地说:「你才白癡。」

他将手机收进口袋,「走?」

我出声叫他:「小、小任!」

他愣了愣,我没想到自己未经大脑就叫了他的绰号,尴尬地说:「呃、因为你叫我小毛虫,好像在暗示我应该叫你的绰号。」

想想,我已经很久很久没这幺叫他了。高中前我都这幺叫他,高中后觉得有些孩子气,所以减少了次数,后来吵了架,我逃了,太长时间没见面我反而不敢这幺叫他了。

「叫什幺都可以。只是妳很久没这幺叫我了。」他说着,伸出他的手,我看着他的手悬在半空中最后技术性地放在行李箱的扶手上。

「走吧。」他有些尴尬地说着,拖着行李往前走。

他脚程快,我在后面小跑步跟上,拉住他的衣襬。「小任!」

他转过头来看我,「怎幺了?」

我捏了捏手指,彆扭地说:「我、我想抱抱……可……」

我话都还没说完,小任就伸出手将我拥入怀中。

我让他抱着,心里有一丝窃喜,也伸出手环上他的背。

我坐上小任跟他爸借来的车,车子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我坐在副驾驶座,没想到能有让小任开车载我的一天。我以前没想过、不敢想的,都一一实现了。不过我还是比较想要小任骑机车载我。我记得他高中拿到机车驾照的时候跟我说,他想要当一个骑摩托的高手。我就问他什幺叫作高手?他跟我说就是催油门或是剎车的时候,你身后的人感觉不出来你正在加速或停车。我当时不懂他在说什幺,因为我那会儿还没考驾照,所以只能笑笑带过。不过,今后应该有机会体验吧!

回过神,小任手握方向盘,问:「妳昨天说房子是李斌给妳找的?」

「对啊,他说他学妹那刚好有一间空房。」

我就是打算今天过去看房的,其实看不看都无所谓,我今天是一定要入住的,因为我明天有一场面试。

「李斌啊……好在他做事还算可靠。」

你还嫌弃他呢。当年你出车祸的时候,还不是李斌像个老妈子似的帮你处理这个那个。

忖着,我失笑,「你出车祸的时候他没少照顾你。他办事我放心。」

小任闷哼了一声,「勉强及格吧。」

于是车子开到了李斌学妹的住处附近。

「我停车,妳先上去吧。」小任帮我开了车锁,我下车。

那是一栋老旧公寓,远远就看见几个身上纹着乱七八糟刺青的大叔坐在台阶上抽着菸。

一种不安的感觉爬上全身。

我深呼吸,假装没看见。我走上前去,爬了楼梯到三楼。

我微喘着气,额上渗出几滴汗。忖着差不多该减肥了,这半年在纽西兰没少吃。

走廊上有几个杀马特造型的青少年,不知道抽的哪牌子的菸,整个走廊散发着香草味。

看见我上楼,不约而同地愣了一下。

我战战兢兢地找到了20号,敲了敲门,没多久,一颗粉头窜了出来。

我愣了愣,「呃、妳是肖旭影吗?」

从李斌口中得知这个帅气的名字时,我还以为是他的学弟。

她嘴里嚼着口香糖,一身假小子的扮相,果真人如其名,帅气。

「妳是江思凛吧?进来看看?」她拉开门,一股凉气透了出来,罩上我的脸,我感觉自己像裹了一层保鲜膜。本来想入内,但是看见里面犹如爆炸过后一般,一片狼藉的模样后我又打退堂鼓。

我顿了顿,正想开口,一股重量从肩膀上传来。

我回头,是刚才那伙杀马特少年,其中一个把手搭在我的肩上。

这幺自来熟的举动是怎幺回事?

那人咧咧嘴,冲着我笑,「姐姐妳是新邻居吗?」

什幺姐姐?我跟你很熟吗?虽然叫姐姐总比被叫阿姨好。

肖旭影两手抱在胸前,站在门边,吹了个紫色的泡泡,「肚脐,别闹。」

名叫肚脐的少年乐呵呵地鬆开了手,礼貌地说:「姐姐妳好,我叫肚脐。」

「姐姐,我叫阿乐。」另一个绿色鸡冠头的男生也朝着我伸出手。

「姐姐!我叫长毛!」站在阿乐的身后的那个紫色爆炸头的男生对我挥手。

我寻思着这伙人应该是好人,正要伸出手,就让不知道从什幺时候站在身后的小任给拉住。

「思凛,走了。」我还没会意过来,就被拖着下楼了。

我一路跌跌撞撞地,不小心撞上了一堵肉墙。「啊,对不起……」

那堵肉墙回过头来瞪着我,「喂!走路不长眼啊?」

闻言,小任上前将我拉到他身后。

「小子,想英雄救美啊?」他的音量又提高了一些。

小任冷静而平淡的声音传来,「她道歉了。」

「道歉有个屁用!有钱吗!拿钱来赔!」他对着我们大声嚷嚷。

小任不紧不慢地从口袋拿出手机,「我让警察来处理。」

听见小任要叫警察来,他心虚地吼道:「叫什幺警察?你赶紧把钱给我就好!」

听他吼叫,还敲竹槓我一把火窜上脑门。

天气热你他妈还火上加油?有病啊?什幺世道?

我站到小任身旁,寒声道:「你背对着我走路你长眼了?」

他怒眼圆睁,「妳说什幺!?」

我愤愤地说:「我可是看见你了,是你背上不长眼撞我了。」

「什幺!」他愠道,伸出手就要揍我,见状,小任拉了我就跑。

我们一路小跑步回到车上,那人追了出来,在公寓外面绕了一圈没看见人就悻悻然地回楼上了。

高雄热,运动完了更热,我用手帕擦着汗。

小任愠道:「这种地方怎幺能住人!」

「小、小任,我觉得没那幺差,只是人奇怪了点。」

他没搭理我,自顾自地骂着,「李斌这家伙做事到底能不能靠点谱!」

我为李斌缓颊,「呃、我觉得房间挺好的,他大概也不知道这里住的人这幺乱。」

小任瞪了我一眼,我缩了缩脖子,把脸朝向冷气口。

小任斩钉截铁地说:「反正这地方妳不能住。」

不能住那我得露宿街头啊?饶了我吧!我明天还有面试。

我本想说什幺来争取住在这里的机会,看见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我先是一愣,把想说的话都吞回去了。

我问:「你要干嘛?」

「我帮妳问米嘉看她那能不能借妳住一晚。」

米嘉?我愣了愣。我想起不久前,米嘉跟我联络,说她搬出来和少麒一起住了。

我脑海里闪过自己即将成为巨型灯泡的画面。

不行!那怎幺可以?当然不可以!

思即此,我赶紧抓住小任拿着手机的手。「不行!我不住她那!」

他瞪着我,「为什幺?」

「有没有点眼力见?米嘉和少麒正同居呢。我去了成什幺?」

想让我当人家的飞利浦或是LED灯也不用这样啊。

闻言,小任冷静下来,「也、也对……不对!那妳高雄还有认识的人能借妳住一晚吗?」

我在高雄认识的人就米嘉跟你啊!

啊……

我下意识地转过头看他,他的视线正好也对上我。

「……你……」我怎幺好意思说?说让我住你那?不行不行!

「……妳……」他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顿了顿,「我、我去住饭店吧……」

他别过头,有些彆扭地说:「小毛虫,妳先住我那吧。」

这突如其来的结论有点措手不及啊。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是这幺个展开。

「可、可以吗?」

「我那有空房间。」

如果只是住一个晚上,应该没关係吧!

明天面试完我就捲铺盖走人,高雄这幺大,总会有落脚处的。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czgsw.com/a/crgs/119332.html复制本链接发送分享给好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