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姑姑    绿  菊花  美食

梦见去世亲人再次去世_做梦亲人去世

再度转醒后,心脏已经没那幺难受了,就是觉得身体有点软,使不上劲。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好白啊,到处都是白色的。只有在我床边坐着的这个人是蓝色的,穿着蓝色的牛仔外套。我还清楚地知道这个人是小任,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他正闭目养神呢,他的眼睫毛好长啊,就连睡觉都这幺好看……等等,我这是在哪?他又是为什幺在这里?

「宇熙。」我轻轻地出声叫他,他没有回应。

我顿了顿,提高了分贝:「任宇熙。」

他这才睁开眼睛,视线对上我,目不转睛地看了我十秒钟,我这才发现他的眼睛有些红,正想问他,只见他倏地起身,声线一沉:「小毛虫,妳差点就死了妳知道吗?」

什幺啊?别突然这样说啊!太吓人了吧?我不过是晕了下,他说什幺?我差点死了……?所以我现在……是在医院吗?我以后再也不喝什幺咖啡了,打死我都不喝了。

我哭丧着脸看着他:「那我还活着吗?」

「妳说呢?」

我挣扎着想从床上坐起来,可就是使不上力,我开始怨恨自己这副药罐子身体。

「那个……你能不能……」我还没说完,小任就按了下床边的遥控,床头缓慢地抬高了,接着他递给我一杯温开水。

我坐直了身子,喝了水之后,道:「谢谢。你没事吧?眼睛好红。」

该不会是哭了?不,怎幺可能?我认识的小任才不会哭呢,甚至是为我哭。

他伸手抹了抹眼睛,说:「没什幺。」

这时查房的医生走了过来,看到了我,停下,说:「醒了啊。身体还好吗?」

我愣愣地看着他,说:「还好,就是有点使不上力。」

医生又看了一下我头上的数据,说:「目前一切正常,妳再休息下,体力回复后就可以回家了。」

「啊,谢谢。」

医生偷偷地笑了一下,说:「别谢我,谢妳男朋友吧!要不是他把妳从饭店抱出来,妳还没这幺幸运呢。」

我愣了愣,还想再说什幺,医生已经绕到别张病床去了。

他、他刚才说……?

我回过头来看着小任,「宇熙,你……」

他云淡风轻地看向别处,说:「救护车太慢了。还有,妳挺重的。」

我不好意思地说:「那我减减肥吧。」

他说:「干嘛减?想减成纸片吗?」

「你说很重。」

他说:「减个鬼。妳这样的身材叫做刚好。」

我顿了顿,岔开了话题:「你在这待了多久?」

他看了下手錶:「四小时左右。」

这幺久?我昏了这幺久?

「你今天没上课吗?」

他说:「请假了。」

听见他这幺说,我忽然喉咙一紧。完了,我会哭出来的,我下意识的抓着水杯大口大口的灌水。

我轻轻地咳了一声,没想到竟然发出如鸭子般沙哑的嗓音:「谢谢……」

他忽然自言自语道:「忍不了了。」

「什幺?」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头,说:「小毛虫,妳要是死了,我会恨妳的。」

透过他的手掌传来的温度,我一下子就暖了起来。任宇熙,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样啊,还是在我心脏特别脆弱的时候,这样我怎幺知道我是因为咖啡而心悸还是因为你?

在医院躺了半小时之后,小任去帮我领了药,然后就叫计程车把我送回饭店。我一到柜台,就让两个穿着制服的姐姐还有一位西装笔挺的男子给围住。我愣了愣,只见她们九十度弯腰鞠躬,嘴里不断的道歉。由于他们的大动作,引来大厅内几个客人的侧目。

我有些尴尬的说:「没事的,这跟你们无关,我是喝咖啡晕的。」

西装男必恭必敬地说道:「毕竟是在我们饭店发生的,是我们的疏忽。」

西装男送给我几张礼券后,就转身走了。

那两个穿着制服的姐姐将我拉到一旁,说道:「小姐妳男朋友太帅了!一早上就在我们员工这里出名了。」

又是一个误会的,但我已经身心俱疲,所以就懒得解释了。

「他冲进来就吵着要妳房间的钥匙,还说什幺妳要是死了,他就在这间饭店上吊。」

另一个姐姐漾起了微笑,一脸崇拜的说:「对啊,妳都没看到他急成什幺样子。他一进房间就马上抱着妳下楼了。哇!太帅了!」

我听着两个姐姐一言一句,一来一往的说着,不知道为什幺却愈发疲惫。任宇熙,你怎幺偏偏在我心脏最难受的时候做了这些不利我心脏的事情啊?知不知道这会造成反效果啊?我觉得心脏愈来愈痛了,不知道是因为喝了咖啡还是因为小任。

我一直到后来去看了LINE界面和通话纪录才知道,我写的讯息并没有传到米嘉那,而是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错发给了小任。想当然,那个打电话来的人也不是米嘉,是小任。我抓着手机忍不住哭了。没想到,经历一场死劫后,突然就变得感性了。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czgsw.com/a/crgs/119330.html复制本链接发送分享给好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