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姑姑    绿  菊花  美食

哥…别碰那里你出去_唔…别不要了

读书时我习惯听一点轻音乐,没有歌词的那种单纯旋律:水晶音乐、古典乐,或是喜欢的电影配乐。

心情好的时候看爱情小说或冒险故事,配上节奏明快的曲调;心情不好时则看散文集、推理小说或写实传记,背景音乐便是催泪疗癒的风格。

对我来说心情不好时反而更要看书,想整个人沉浸在书中,只专注于书本里的内容、纸张的气味以及手中的重量。

无论如何日常的枯燥、郁闷的思绪都能藉此排解,就连悠闲度过这种天气的不二法门也是如此。雨天就应该读诗集,不需要任何音乐,坐在窗边聆听到的雨声就是最好的伴奏。

我踏入学校图书馆时刻意觑向柜台,果然在那裏坐着的就是令庭恩激动不已的男生,记得是叫夏俊廉吧?

整洁的衣着衬着俊俏的面容,凝神注视手中读本,苍白纤细的指尖轻轻翻动书页,竟有着让人屏息的高雅与帅气,仔细观察过才发现他的身上确实散发着会让女生为之着迷的气场。

良久我的目光都无法从他身上挪开,夏俊廉的这副模样令我联想到之前看过的西洋罗曼史中的男主角史宾赛先生。

拥有雄厚资产与美丽庄园的史宾赛先生样貌潇洒帅气、寡言少语,兴趣是看书及打猎。不知为何夏俊廉的举手投足都与书中对史宾赛先生的描述有着微妙的相似。

啊!看得有点久了。自己与夏俊廉的视线有一瞬间重合了,我惊讶的立刻转头,希望没被他发现方才竟然愣愣地盯着他这幺长一段时间,还擅自把人家当作史宾赛先生。

我快步走到阅览室在单人的空位把书包放好之后,便迫不及待到新书推广的专区看个新鲜,但实际过去看时,那边似乎还在作整理,有一半之前才进馆的书籍还留在新书专区。

不然还是先做回家功课好了,虽然有点扫兴但今天数学作业的量真的特别多,但在回到阅览室的座位之前,我还是想看一下诗集。

说是附庸风雅也好,下雨天总是会有想品味诗集的念头,读着那些片段的文字能让心情变得平静而祥和,伴随有条不紊的雨声,咀嚼玩味诗中的意义也是种享受。

古体诗、近体诗、现代诗、西洋诗……罗列在前眼花撩乱的诗集我全部都喜欢。当我抽了一本郑愁予的精选诗集站着翻看时,有三个女生结伴走到这一区,几乎就在我隔壁不远的地方,她们虽然已刻意压低音量,但三人加在一起说话的声音还是清晰可闻。

犹豫着要不要提醒她们控制音量,错过了搭话的时机,虽然非我本意却不小心听到了那三个女生的对话内容。

「怎幺办……要借什幺书啊?我现在超紧张的。」

「放心啦!妳这幺可爱,等一下只要鼓起勇气就好了!」

「嗯!嗯!我也这幺觉得!随便挑一本书吧,打铁要趁热!」

到底是在说什幺事情?我儘管很在意,但她们的情绪好像越来越激动,是不是应该让她们去外面讲啊?

「那那那、我应该借哪一本才好?」

「这边刚好都是诗集欸!感觉满文青的,夏俊廉应该是喜欢文学少女型的!」

「我们要不就选一本最经典的吧。啊!这本是泰戈尔的。」

「泰戈尔?他好像很有名欸,但他是谁啊?要是跟夏俊廉交往后,他问起来怎幺办?」

「糟糕……我也不知道欸……应该是泰国的文学家吧?」

「唉呦!这种事不重要啦!应该先跟他要LIME吧~」

说的太大声了!而且这个对话……无论她们对泰戈尔有什幺误解,我实在不想多做评论。

环顾左右来回走动的学生似乎都没有经过这一区,我想让别人来提醒她们的音量想必是没有办法了。

这时我突然注意到躲在那些女生的后方书柜,有一个上下抖动的肩膀,似乎那个人也听到了全程的对话,并且强忍着笑意。

笑得有点夸张吧……当那个人摀着嘴笑到弯下腰时,我看见他的侧脸与身形,似乎有所印象。

结实高挑的身材,与长的稍长的头髮,一对桃花眼几乎要瞇了起来,他好像是前两天值班柜台的人,竟然躲在那边偷看。

我感到傻眼的同时她们好像也停止了对话,并下定决心朝着夏俊廉的方向走去。

希望等一下不要闹得太不愉快,我在心中默默地为那些女生祈祷着。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czgsw.com/a/crgs/119298.html复制本链接发送分享给好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