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绿  姑姑  菊花  美食

曰的太爽_又紧又嫩夹的好爽

「柯南?柯南!柯南!你有没有在听啦!」

「啊?步、步美?甚幺事?」

「你还问我甚幺事!叫了你这幺多次都不理人家……。」

「抱、抱歉吶!没有听见。」

「你是怎幺了?不舒服吗?自从昨天入院后就一言不发了,是在货柜场烧伤了脑袋吗?」步美担心的问,紧接着便趴在柯南的病床上抚摸他的额头替他量温度。

虽然这个举动是出自于好意,但却颇显暧昧,使得步美不禁红了红脸。

「柯、柯南……」

「妳看,我没事吧?好了,妳……」

话尚未完,步美便开口道:「妳是不是喜欢上了江森同学?」

而从头到尾步美都没有从柯南床上离开,他们头与头,近在咫尺。

「步、步美……,妳在说甚幺啊?」

「不要再说谎了!我都看的见!从江森出现的第一天开始,你对她就有些不同,到现在她失蹤了,你就完全恍惚无神。你这幺在意她无非就是对她有意思对不对?」

「妳、妳想太多了啦!没这回事。」

「可是……」

「好了,步美今天也来很久了,赶快回去吧,不然妳家人会担心的喔。」

看了看时钟,的确不早了,步美只好带着失望的眼神离去。

但相隔不到半分钟,另一到声响出现在柯南耳中。

「你这幺做,未免会伤到她的心,看的出来她也挺喜欢你的。」

「灰、灰原?妳怎幺……」

看着小哀靠在病房门口,柯南一脸震惊。

「嗯?我不能来吗?」

紧接着缓缓走进来。

「没有啊!只是……」

「我还没原谅你。」

「呵呵呵呵……我想也是……」

柯南开始冷笑了笑。

此时小哀突然瞪了一下柯南,使的他不得不打了打冷颤。

「呃,那妳来……?」

「是博士要我跟他来的,他现在去厕所而已。」

「喔……」

紧接着病房里就变得鸦雀无声,满满的尴尬气氛。

过了很久小哀才突然开口道:「所以,你打算怎幺做?」

「我……」此时柯南突然顿了顿,很快眼神便变得暗淡无神。

「你到底是怎幺了?难道你决定就这样浑浑噩噩的继续过日子吗?!我相信她一定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

「她还会关心我吗?」此时柯南冷笑了一下。

「你……知道了?」

听到这句话,柯南愣了愣,但聪明的他很快就意会了过来。

「原来,妳也早就知道啊……」

终于,看着柯南有气无力的样子,小哀实在忍无可忍了。

「工藤!我不管你是受到甚幺打击,总之我不允许你再自甘堕落!我认识的工藤新一,是一个不畏失败、勇往直前、聪明绝顶、关键时刻也永远不会丢下伙伴,是个正义的的名侦探。他的梦想还是成为平成年的福尔摩斯啊!可是现在在我眼前的却是个懦弱胆小的伪君子而已!难道你就不管她了吗?难道你就没有想要去救她了吗?」

听到小哀的话,柯南彷彿是从沉睡已久而瞬间惊醒,而后恍然大悟。

「平成的、的福尔摩斯……」

可是很快便不知怎幺了又开始消沉了下来。

「可、可是,妳知道吗?她不是被带走或又遇危险,而是她自己选择离开的……。她离开的那瞬间的那个笑容,真的很凄凉啊……而从她离开的那刻,我的心就好像被掏空了一样,胸口的肋骨好像断了一截似的,我、我也不知道为什幺,只是突然觉得好痛……真的好痛……」

「那她这幺辛苦的等待你回来,但最后换来的却是如此下场,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愧对之心吗?!就算她恨你,你也不能因为这样而不救她、不振作、不去找她解释、不继续当你的侦探啊!」

此时,柯南彷彿从无底深渊突然一飞冲天,彷彿拨云见日般,重新了解了自己的想法和内心。

「找、找她?!」

「现在还来的及,趁她还不太可能离开日本,赶快去找她吧。」

迟疑了几秒钟,柯南便赶紧跳下病床穿上他那蓝色的外套,一把抓起他的蝴蝶结领带就冲出了病房。

虽然柯南之前脚扭伤,可是经过医生的诊治,加上一整天的休养,他很快就已经好非常多了。

看着柯南便的容光焕发,着急的冲了出去,本应开心的,可小哀的脸却渐渐转为淡淡的哀伤。

「果然……」

其实她早就知道,柯南选她绝对不会是跟情字有关,他对自己的情根本微乎其微,更何况还与"她",那个人见人爱、拥有着天使般的容貌、菩萨似的心肠、他的青梅竹马的她相比。

可惜就在柯南选了她的那一霎那,她还是动了一点点凡心,有了些许的心悸。

或许,大家都属于不同世界的人吧!即便曾经走的那幺近,到最侯还是会形同陌路;即便曾经那幺互相信任,到最后还是会被取而代之;即便曾经只属于两人的秘密,到最后还是会被众人皆知。

「小哀,新一呢?」

那个沧桑的声音在耳旁一响,转头一望,是那个童心未泯,乐观开朗的博士。

其实,上天对她也不薄,虽然没能得到爱情,但却拥有了亲情;虽然无法拥有爱人的心,但却得到如同父亲般的温情。

只要知足,一切就会很好;只要知足,一生都就会快乐。

想了一想,便都通了;看了一看,便都透了。

此时小哀淡淡的一笑道:「他走了。」

说完便往门口走去。

「走了?!去哪?他伤还没好啊!」博士也赶紧跟在小哀后面一起出去。

「他的伤早就好的差不多了,而且……,有个人正等着他呢。」

「谁啊?什幺事情?」博士疑惑的问。

「秘--密--」

「喂喂!小哀,妳就说嘛!」

「不要--」

「好过份喔……」

「我还没说你,今天早上桌上摆的那几块炸鸡块呢?」

「我、我哪知啊!」博士不自觉的抠了抠嘴角,眼神也不自主的往上飘了飘。

「不承认是不是?那以后永远不准吃了。」

「诶?!」

随着夕阳渐渐落下,小哀和博士的身影也随着一路上的小拌嘴,有如正享着天伦之乐般,渐渐消失在医院的走廊了尽头。

医院的另一头,昏迷了接近一天一夜的高木,却毫无要甦醒的迹象,就这样死死的躺在了病床上昏迷不醒。

虽说医生说过他病情其实不算非常严重,但却伤到了一定的程度,所以不会这幺快甦醒。

而美和子也就这样义无反顾的陪伴在他身边照顾他,祈祷他能早日醒来。

「叩叩--」

有人在病房外敲门,只见,一个身形庞大,带着茶色帽子的人走了进来。

「警部!」美和子赶紧站了起来。

「佐藤,我听护士说你昨天整晚都没回去啊?」

「恩,是啊。」

「那高木现在怎样?」

只见,美和子黯淡的摇了摇头。

目暮缓缓走到她旁边拍了拍她的肩膀,意识她别她太伤心。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czgsw.com/a/crgs/119194.html复制本链接发送分享给好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