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绿  姑姑  菊花  美食

t大校花沉记集全文阅读_作者不详高潮

结果隔天,李世伊还真的跟我介绍了她的另一个国小朋友许禾风。

那个时候许禾风已经很高挑了,比陆韦还要高上五公分有吧。

「许禾风,过来一下。」只见李世伊往后头的位置招招手,那个叫做许禾风的家伙就走过来了。

「喔。」他移动身子往我们这边走来。

「这位是我们的新同学沈羽柔,这是许禾风,他很老实人很好相处的,跟陆韦不一样。」世伊表情丰富地说,我愣了一下。

陆韦很难相处的吗?

喔,不过昨天离去时他连招呼也不打,大概是有点难相处吧?

或是他们熟过头了。

「你好,我是沈羽柔。」伸出手我就要跟许禾风示好打招呼。

「不用了啦,我不习惯跟女孩子握手。」他说,我这才尴尬地收回手。

「喔,是这样啊。」我说,边尴尬地笑着。

「总之,就这样啦,以后在班上要多关照她,知道吗?」世伊说。

我还真是受宠若惊。

目送着许禾风回到自己位置上的时候我的目光恰巧落在位于教室正中央后方位子的陆韦。

我和他在一瞬间四目相交。

「喂,你说你叫做陆韦啊。」一句话,硬生生打断陆韦那如炙阳般的目光。

「是啊......请多多指教啊。」陆韦说,我的耳朵接收到他的声波,儘管有些距离。

「我会的。」那个男孩语,也是个颜值颇高的男孩。

之后的对话我就没有再多听下去,毕竟也才开学第二天,大家才刚认识。

接着是导师第一堂课的自我介绍,大家都说得很紧张也很卖力。

「大家好,我是一号蒋深华,枫林国小毕业的,因为个头很高还有脾气的关係在国小时认领了不少妹妹。」一号女生原来叫做蒋深华,感觉很有气质,很稳重,个子也真的高高的。

我几乎都可以想像别的学妹喊她做姊姊的样子了。

她的样子笑咪咪的,也很有气质,我很喜欢她。

经过几个同学轮番上阵介绍自我,后来到了刚刚和陆韦搭话的同学。

「大家好,我是黄熙,我坐在陆韦的旁边,要跟他当好哥儿们!」黄熙爆炸性的音量和内容让大家为他鼓掌,「哇~是个帅哥啊。」、「我们班最帅的就是他了吧?」之类的评论此起彼落。

我不以为意,只是顺了顺头髮,将我放下的长髮塞进耳后继续在笔记本上涂鸦。

又过了几名同学,来到了许禾风。

「大家好我是许禾风,请大家多多指教,谢谢。」简单一句自我介绍许禾风微微躹了个躬便走下讲台。

「真像他欸。」李世伊悄悄对我凑耳说,「是吗?」我回道。

接着是世伊,她什幺也不怕似的走上台。

「我是李世伊,虽然不是什幺千金大小姐,但我有的是骨气,想交好姊妹的都找我。」世伊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地说了,还拍了拍胸脯。

「别跟她交朋友,她很兇的。」没料到,陆韦在5-7王位上这幺说道。

「你找死吧,陆韦。」在台上世伊说了,接着她匆匆捉了自己的笔记本下台。

「咳咳。」接着我走上台去,咳了两声来缓和紧张情绪。

「大家好,」我说,「我是沈羽柔,是四人家庭......有个弟弟,叫沈羽翼,家住很远,得坐公车......」说到快要结巴的我几乎是说到山穷水尽。

「她怎幺说那幺多啊。」、「连弟弟都搬出来了啊。」,我几乎可以听见这些耳语。

「够了够了,快下去吧。」陆韦挥挥手要我下台来。

「陆韦,让她说完!」世伊却这幺说,瞪向陆韦。

「没了,」我说,看着陆韦的嘲弄的双眼说。

「我讲完了,谢谢大家。」微微一鞠躬,我赶紧逃下了讲台。

「呼~」一下台我做了个深呼吸,以免真的窒息。

「还好吧?刚刚说很多呢,妳很认真嘛。」世伊告诉我,我也不知道说这幺多究竟是好是坏,总之就是说了。

又过了几位同学,终于来到陆韦的自我介绍。

我的心忽然噗通噗通跳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大家好,我是陆韦。我们国小没有什幺特别的,我也没有什幺特别的,就这样。」没想到随性的陆韦却只用两句话简单的带过,让我失望极了。

「说的好,哥儿们。」黄熙在台下叫嚣,我却皱着眉看着陆韦。

他那时候看着别处,没有和我眼神对上。

「那幺既然大家都说完自我介绍了,我们这堂课就先到这里为止吧,以下开放自习,可以交谈但是音量不要过大喔。」温柔的女导师说,大家立刻兴奋地交谈起来。

在陆韦下台以后世伊很快就凑了过来跟我咬起耳朵说秘密。

「嘘......只跟妳说喔羽柔,陆韦啊,他家超有钱的。他想要什幺有什幺。」李世伊这幺告诉我了,我不知道她为什幺要告诉我。

但是说我不想知道,那是骗人的。

「是喔,我都不知道。」我愣愣地说,也对陆韦的认识重新做个心理调整。

「你们才认识两天妳怎幺会知道,羽柔妳真的很笨欸。」世伊马上接了我的话对我说,这是我第N次被朋友骂笨。

「李世伊,在说我什幺坏话。」用的是肯定的疑问句,陆韦走了过来问无辜的世伊。

「没,说你家有钱。」这下等于皓召天下,有听见的同学都知道陆韦家有钱了。

「我家有钱,哼,无聊。」一个鼻子哼气,陆韦那公子哥儿的骄傲似乎是有迹可循。

「对啦我们女生聊的是无聊事啦,你快走开,去去。」挥挥手,世伊要他快回去自己的位子。

「。」好像也懒的自讨没趣,陆韦竟也这样乖乖走回自己的座位去了。

「对了,辫子女,妳今天头髮放下来很漂亮喔。」回去前还不忘称讚我一下,害我都不知道怎幺回他话了。

「干嘛?羽柔,妳不会是害羞吧?」世伊看我不对劲,见状询问。

「不是,就是对这种类型的有点没辙。」我说,没说出心中那一波奇妙的涟漪。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czgsw.com/a/crgs/119189.html复制本链接发送分享给好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