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美食  菊花  绿  Sexual Rhapsody

爷爷为了一个女尸的故事 第一次ml什么感觉

第七章 三个男人 08一巴掌的代价 晓风和他对峙了一会儿后,自知再也无法隐瞒,叹了口气后幽幽地说出,「刘嬛是我大学同学,她未婚夫是我前男友。今天在会场,刘嬛误会我跟她未婚夫纠缠不清……拉扯之中我撞伤了。」她三言两语简单带过,垂下的眼目没发现男人的眼神中掠过一丝阴冷的寒意。
「刘嬛,她的脾气还是一样冲。」他略为粗糙的手指抚上晓风的脸颊,怜惜地轻轻碰触着。「所以黄佑琛真的在纠缠妳?」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有些冰冷,晓风意外地抬头看他。
「……没有,他只是跟我说些话。」她摇摇头,索性整个人转向万嘉翔,将头依偎在他怀里。
男人的身体一震,但还是伸出手、放在她的背后,让她靠着自己。「发生这种事要告诉我,不要一个人承受。」他说完,晓风应了声,两人再无交谈。
万嘉翔的眼神放空,脑袋却再思考着──
回家之前他已请人去查黄佑琛与晓风分手的原因,虽然还没有回报,但得知晓风被刘嬛打的事件,证明他的第六感没有错──黄佑琛对自己有敌意,而且似乎对晓风还有感情。
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黄佑琛,刘嬛,你们出现的还真刚好,我会让你们因为这一巴掌付出代价。」他心里想着,才不相信刚刚晓风说的撞到这么简单,那五爪这么明显,万嘉翔可不瞎。既然刘嬛对他的所有物这么狠,就不要怪他对黄佑琛出手。
市区的另一端、一栋豪华的透天厝四楼,女人对着漆成白色的原木欧美风梳妆台卸妆,她一边用卸妆棉擦拭着脸颊,余光观察着同在房里的男人。
黄佑琛在回到他们两个的住所前,除了和宾客客套寒暄以外,都没怎么说话。刘嬛想起万祎的警告,心里七上八下的。
「佑琛……你累了吧?今天真是辛苦了,我们家的亲戚和客人很多。」她站起身,身上已经换成贴身的小洋装,走到正在解开衬衫钮釦的黄佑琛身边,捏了捏他的肩膀、讨好地说。
黄佑琛偏过头、看了刘嬛一眼,「我今天看到晓风了,妳有看到她吗?」他刻意问着,双眼紧盯刘嬛的表情,像在捕捉什么蛛丝马迹似的。
突然提到晓风的名字,刘嬛感到有些心慌,「有吗?啊、好像有看到,侯莉雪有跟我说──」她试着淡淡地带过这个话题,虽然她现在是黄佑琛的未婚妻,但这段关係她也知道是自己求来的,不敢对黄佑琛多说什么。
黄佑琛心里有些想法。虽然晓风对于当年的事情绝口不提,但他在这段与刘嬛交往的日子以来,对她也观察了不少。虽然刘嬛对自己百依百顺,背地里和其他女人算计的样子仍被他发现过几次。
原本黄佑琛对这样的刘嬛没什么意见,但现在他明白了,自己对刘嬛的感情不深,才会有这种无所谓的态度。而他回想当年,刘嬛这么恰巧地出现在他与晓风约会的饭店,又恰巧的身体不适找上他。在他回到酒吧时却再也找不到晓风,若这一切是刘嬛的算计,似乎不无可能。
光是这样猜想,黄佑琛便无法平静地与她对话。「妳还会介意吗?我和晓风见面的话?」他试探地问着,只见刘嬛眉头抽动了一下。
「晓风也是我同学呀……都这么多年了,我不会介意。」她压抑着情绪,试着笑着回答。
「我约了她聊聊,尤其是当年的事情。」他说完,转向刘嬛,嘴角微勾笑着说,「妳说,怎么那么巧,那天我带妳去医院,回来之后晓风就不见了。虽然她怎么也不肯说去了哪里,但前一刻我跟她还好好的,接着却谈分手。」他苦笑着,眼中带着询问的意味看着刘嬛,刘嬛吞了吞口水,除了心虚之外还有点生气。
再怎么说,现在都要结婚了,提这些陈年往事做什么?
「若晓风不想提就别逼她了,现在大家都有归宿了不是很好吗?」刘嬛说着,一边拉着黄佑琛的手。
「是啊,不过今天我看她好像有很多事情想告诉我,碍于场面不合适,所以我们约了其他时间。」他刻意若无其事的说,并将身体转向衣柜,将衬衫脱了下来、袖扣放回抽屉里。
听到他这么说的刘嬛感觉自己全身在颤抖、手心发冷,「不可以!」她失控的喊出声,吓了男人一跳。
「妳怎么了?」黄佑琛故作疑惑,露出关心的表情凝视着刘嬛。
刘嬛鲜红的嘴唇颤抖着,「我、我是说,我也一起去吧,大家好久没聚聚了。」她的声音带着一丝恐惧的情绪,这让黄佑琛更加怀疑她。
他舒展了眉眼,给刘嬛一个温暖的笑容,「好……」说完、他轻推刘嬛冲向前抓着他的双手,那语气带点敷衍,刘嬛心里明白,他一定会私下约晓风见面,想到这里她便坐立难安。
数日过后,黄佑琛接到一通电话。他走出华盛顿投信的办公大楼,进入公司对面的咖啡店里。
「你好,不好意思百忙之中还找你出来聊聊。」穿着一套合身白西装、翻出海军蓝领的男子一身矜贵,全身散发出一股清新的气息,在黄佑琛还没走近他的时候便起身。
「万先生,您太客气了,有什么事情,请说吧。」黄佑琛不带感情地说着,拉了万嘉翔对面椅子坐下。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czgsw.com/a/crgs/118770.html复制本链接发送分享给好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