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美食  菊花  绿  Sexual Rhapsody

农村性故事 猎艳征服 小说

第六口、香草拿铁(2) 「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最近总是往医院跑,身体状况比以前又更差了。」女人尖细的声音划破了病房里原有的安宁,「妳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到底谁才是她妈妈,为什么每次一有问题妳就不见人影?对,这我知道,但妳也该⋯⋯我说我知道,可雅洁怎么办?」
她停顿了半晌又再度开口道,「找个时间和妈说清楚,必要的话就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妳先回来,机票我可以帮妳订,嗯,越快越好,大不了——」
「妈?」
「喂,我先挂了啊,她醒来了。」
我虚弱的躺在病床上,不解地望着她。
「醒啦?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她的手放在我滚烫的额头上显得格外冰凉,「怎么还是那么烫?我去请医生过来,等我一下啊。」
她微笑,用怜爱的眼神望着我,轻轻摸了摸我的头转身走出病房。那明明该是我最熟悉的面孔和神情,不知怎的却感到如此陌生。好像隔着一道永远打不破的墙一样,疏远。
我看见了她的眼神不单单只是怜爱,其中还混杂着同情。
头好疼、心好累,我坐起身来用手机传了讯息给柳佳娥。
——「呼叫娥鹅,收到请回答。」
——「回答呆洁,娥鹅收到。」
过没多久我的手机就响了。
「怎么啦?又被搭讪要来炫耀了吗?」她怎么满脑子都是男人。
「才不,我人在医院欸搭什么讪啊?」
「妳怎么——我马上过去,传给我房号。」
「欸等一下,记得帮我买星娜。」
她噗哧一笑,「好啦知道了,老样子对吧?」
「对,老样子。」
十分钟过后,柳佳娥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出现在我的病房里。
「亲爱的,我来啰,来~看我对妳多好,还买了慰问品给妳。」
「就叫妳别乱花钱,妳又买了些什么啊?」
她咯咯笑了起来,将放在桌上的塑胶袋打开,拿出印有星娜标誌的饮料。
「好嘛好嘛别生气啦。来吧,我可是有乖乖达成任务的。喏,给妳最爱的香草拿铁。」
柳佳娥的率真总是惹得我好气又好笑,「呵,我家小娥最棒了。」
随后她坐到我身旁,拿出好几个小纸袋。
「这什么啊?不要跟我说这是慰问品啊。」
她紧咬下唇,「一部分是慰问品,另一部分是⋯⋯」
欲言又止的,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是什么?」
「是妳的生日礼物啦!生日快乐,白癡洁。抱歉现在才给妳,前阵子荷包太扁了。」她喊完又惹得我一阵爆笑。
「都过多久了,而且又没要妳送什么东西。好啦妳的心意我收到了,过来给我抱一个。」
我们俩在愉快的气氛里相拥,十几分钟前的茫然已消失无蹤。
「怎么全是化妆品?而且都是同个牌子的。」
她叹了口气,「妳最近脸色变得很差啊,一直往医院跑,万一有约会怎么办啊?当然要装扮一下自己嘛。而且这个牌子不是以前妳一直嚷嚷着想买的吗?」
「哪有什么约会,别乱讲。倒是这牌子,我有说过吗?」我疑惑地拿起其中一支脣彩,白色的翅膀图腾我并不陌生,但就是没能从脑袋里读取到任何记忆。
「有哇,那时妳还一直说想要买他们家的樱花香水。」
我眉头深锁,在心里暗暗想着,什么樱花香水?
「怎么了?眉毛都挤在一起了。」
「没事,除了脣彩妳还买了什么?」我用微笑带过,不想让她发觉任何一丝端倪。
「睫毛膏、蜜粉,还有粉饼、遮瑕膏、腮红,这些全都是现在美妆流行里第一名的产品喔。」
妈呀,这也买太多了吧,这么丰厚的礼物我怎么敢收,「价格不菲⋯⋯对吧?」
她听闻,露出一个极为诡异的微笑,「才、不、呢!」
柳佳娥得意洋洋的看着那些化妆品,而我却是一脸懵。
「嘿嘿,因为我表哥是老闆,所以全部都以半价卖我!哈哈哈⋯⋯」
「看妳乐的,妳表哥是老闆怎么都不告诉我呀?这样我就可以常去光顾啊。」
她刻意放低音量,「这种事要低调点,所以才没跟任何人说。」
「喔,那我是什么时候跟妳说我很想买这个牌子的东西啊?」
她颦眉思考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应该是国一、国二的时候吧。」
『不要到处招蜂引蝶,噁心。』
『这颜料是洗不掉的,不过这样刚刚好,这种难看的颜色还是跟妳比较配。』
『别过来,我才不想和妳当什么朋友!』
『原来妳也是个婊子嘛,装什么清高。』
双耳一阵刺痛,眼泪毫无意识地留下。
「雅洁?没事吧,喂!妳怎——」
还没来得及听完后面她说了什么,双眼就抢先阖上。
惨了,记忆的碎片又在拼凑了。过去发生的事就像缩时摄影一样,快转再快转,一次给我太多的东西,太大的冲击,一时还负荷不了。
『妹,过来妈妈这边帮妳绑头髮好不好?』
『不要,我要姊姊帮我绑啦!』
『好吧,那妳最爱的棒棒糖就送给我啰。』

那是⋯⋯妈妈?怎么有些不一样的感觉,等一下,旁边那又是谁?

『计程车来了,赶紧下去吧!』
『阿姨掰掰。』
『我们小洁最有礼貌了,掰掰啰。』女人笑脸盈盈地和我道别。

她长得和妈妈一模一样⋯⋯双胞胎?女人脖子上的印记,是我现在每天都能看见的。所以现在和我一同生活的,不是妈妈而是阿姨?
『小娥妳们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好想妳喔。』萤幕上的女孩笑脸盈盈。
『我也好想妳!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搬回去,爸爸说还要再看公司怎么安排。』
原来我们曾经分隔两地,原来在我身旁的不是妈妈,还有多少「原来」被我遗忘了?到底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失忆?为什么妈妈不在我身边?为什么这一切的一切,明明我是当事人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妳姊姊真的是同性恋喔?』女孩们聚集在一块谈论着雅静,『欸?真的假的?雅洁妳也是吗?』
『首先,我不知道姊姊的事情是否属实。第二,就算是真的也不必如此大惊小怪。最后,我的性向问题不需要和妳们分享。』
『装什么装啊,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了就讨厌。』
『就是说啊,就只会到处勾引男人。啊,我忘了,也有可能是钓女人唷,哈哈!』
我⋯⋯被霸凌?那些噩梦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泼水、辱骂,我的自尊被践踏的到处都是脚印。
『可以别再来找我吗?妳这样我很困扰。』
『为什么?难道你也跟他们一样,不喜欢我了?』
男孩抿脣不语。
『梁逸杰!我再也不理你了!前阵子是谁还抱着我安慰我,说会陪在我身边,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人心莫测,一直跑来造成困扰还真是对不起了。』
梁逸杰⋯⋯不,原来薛诚浩是这种人啊,见苗头不对就走人。
原来,我一直以为的美好生活,最后也敌不过这些原来。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czgsw.com/a/crgs/118692.html复制本链接发送分享给好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