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美食  菊花  绿  Sexual Rhapsody

农村乱睡 猎艳征服

第五口、玫瑰果冻(2) 「逸杰⋯⋯」我的手被包覆着,冰冰凉凉的很舒服。
「田姊?妳醒了吗?」
眼睛睁开后才赫然发现,我又哭了。
视线模糊,眼睛微微发肿。刚刚的是梦吧?只是一场梦对吧?
又是这股味道,再用力地眨了眨眼,终于看得清楚一些。
「嗯,醒了。」
对方的身体激动得颤抖,向外喊着医生。
原来我又被送到医院了。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大,一个金髮女孩带着医生和几个护士,出现在病房里。
「医生,请问现在情况如何?」
女孩忧心忡忡地和医生谈论着我的身体壮况。可是,她是谁?妈呢?石东奇呢?还是柳佳娥,或者其他谁都好,至少不要是眼前这么金髮女孩。
除了石东奇以外,我讨厌金色。
「妳是谁?」
「欸?妳不记——唔。」一双大手盖在她的嘴上,「放开啦!是想闷死我不成?」
「管好妳的嘴,先出去,我有话要跟她说。」
那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他低沉的嗓音。
「好点没?刚刚接到电话,吓死我了。」
「我是怎么——」
「妳昏倒在骑楼,附近的店家看见就叫了救护车。」他伸手摸摸我的头,「下次身体如果不舒服就请人带妳回家,打给我也行,别这么逞强。」
「好啦,知道了。」
他愣愣地看着我,大概没料到我会这么听话吧。
「对了,刚刚那个女生是谁啊?」
「我妹。就是之前我跟妳说的,小我三岁的妹妹。」
「她很幸福呢,有一个疼爱她的哥哥。」泪水蓦地夺眶而出,「我姊姊不知道在天上过得好不好。」
「她过得很好,我相信。」
那眼神,和姊姊的一样坚定,清澈而毫无保留地将感情传达给我。
「嗯,我也相信。」
我们抬头仰望窗外的天空,不知怎的,那皎洁的月亮消失得无影无蹤。点点繁星特别耀眼,失去她的那一晚,天空是不是也如此美丽?
接下来的几天都在医院里生活。
「真是的,都烧坏身体了妳看看。」望着她的侧脸,恍惚间觉得好陌生。
「妈,我是不是有失忆症啊?」话出口之后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
她昂首,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傻孩子,说什么呢?」
「啊,没事没事⋯⋯」
「别老是胡思乱想,休息吧。」
「嗯。」
在妈妈尴尬的笑容笼罩之下,我再度躺回病床上。随后她也回公司上班。
我知道很奇怪,但就莫名其妙的突然有个想法冒出来。
感觉有些事情妈妈并没有照实说。
两年前,甚至更久以前,一定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忘了。
因为那些梦,很真实,身历其境般的真实。以往做噩梦不会这样的,不会这样不安、这样恐惧。
「雅洁。」柳佳娥不知从何时开始就站在病房门口,怔怔望着躺在病床上的我。
「小娥⋯⋯又让妳担心了,对不起。」
「怎么突然发高烧呢?明明感冒症状什么的都没有啊。」
「我也不清楚,只是最近总是心神不宁,一直做噩梦。」
「噩梦?是关于车——」
「不是。」我倏地抬起头,「学校,梦的场景是在学校里。」
当我对上她的双眼,反应居然和妈妈一样,眼底掠过一抹淡淡的惊讶。
「怎么了吗?」我不解地问。
她露出尴尬的笑容,「嗯?没有哇。啊,妳应该可以吃些甜点吧?今天在学校石东奇给我这个,要我拿给妳吃。」
柳佳娥拿起放在她脚边的牛皮纸袋,「说是果冻的样子,我看看啊。」
她伸手拿出半透明的酒红色塑胶杯,在窗外阳光的照射下,向红宝石一样闪闪发亮。
「呃,我忘记他说这是什么口味的果冻了。」她不好意思地搔搔鼻子。
我缓缓开口道:「玫瑰。」
柳佳娥听闻一愣,「咦?」
「这是玫瑰果冻。」
「妳怎么知道啊?」
「杯底不是有花瓣吗?那是玫瑰花的花瓣啊。而且果冻散发出玫瑰花香,没闻到吗?」
她当然没闻到,这里满是刺鼻的酒精味,鼻子迟钝的她怎么可能会有感觉。
「呃⋯⋯没有。」
虽然知情她的鼻子不灵敏,我还是忍不住亏她一下,「笨鹅一只。」
柳佳娥轻轻敲了我的头,小小咒骂一声。
「妳在医院都做些什么啊?」
「看书、看漫画、看小说。」看书好像就包含了小说跟漫画,我在说什么啊真的是。
「喔,我最近看到一本满不错的书,叫《最后一朵梅花》,是在讲关于初恋的事。」
「初恋啊?」
她的双眼顿时充满光彩,「对啊,那本书现在很畅销欸!把对于初次恋爱的忐忑不安完美地写出来了。我边看边哭,真的很震撼人心。」
只要能让柳佳娥动情的书,内容肯定真的很撼动人心。她这只冷血鹅,每次我们一起看书、讨论漫画,我都泣不成声了她却还能够正常说话。
「反正就很好看,下次带来给妳吧!」
「妳买了?」
「对啊,怎样啦?妳那什么北七脸?」
「没有啦,这表示那本书,真的,很好看。」
我们聊了一阵子,柳佳娥就离开去补习班了。
我谈过几恋爱,几次都无疾而终。没有争吵也没有背叛,只是都在一夕之间变得冷淡,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真正的冷血动物可能是我吧?
前男友不多,但我居然忘了我的初恋对象是谁。
初恋啊⋯⋯你在哪里呢?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czgsw.com/a/crgs/118691.html复制本链接发送分享给好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