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美食  菊花  绿  Sexual Rhapsody

农村妇女性饥渴到疯狂 猎场谈情说爱是辛苦的事

第四口、蜂蜜蛋糕(3) 那一晚,她因车祸身亡。

「雅洁,要孝顺爸妈,不要总是让他们操心。」
不要说这种话,说这种好像妳马上就要离开的话。
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混杂着眼泪,雨水用力刺在身上更扎疼了心脏。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身上湿红了一片。
「对逸杰好一点,别再乱发脾气。」她继续说着,「这段时间让妳受伤了,对不起。」
多希望时间就这样停滞不前,就算要一直淋雨我也愿意。
哭喊着,用尽力气哭喊着。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就算心里千百个不愿意,时光照样在流逝。
当生命计时器的数字回归零之时,也就是永别的时候了。
都说人在要死之前,一生所经历过的一切会像跑马灯一样闪过眼前。
那么,我可能已经死过一回了。
她用剩下的最后那点力气抓着我的手,嘴角微微上扬。精緻的脸庞到了最后一刻还是闪闪动人,即便被雨淋溼、被鲜血染红,她的笑容还是美得令人心痛。
仅剩最后一口气可以说话,「我爱妳,真的、真的⋯⋯很爱⋯⋯」
她再度露出笑容。
这次是个满足的笑容。那双深邃,美如琥珀的咖啡色眼睛,慢慢地阖上了。
心彷佛被人用铁锤狠狠砸了好几下、被针扎穿了好几个洞。
「妳快点起来,我知道妳是在跟我开玩笑⋯⋯快点睁开眼睛啊!妳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不要——」声嘶力竭地哭喊着,身体却使不上力。
只能躺在她的身边,静静地望着她的脸,紧紧握住她的手。冰冷的雨水像是在嘲讽我们似的,越下越大。
哭昏了也失温了。还没完全失去意识之前,听见救护车和警车的鸣笛声逐渐靠近。
「动作快!这几位伤患需要急救!」
医护人员试图将我抬上担架,我的手却迟迟不肯鬆开。
「不要!我不要离开她⋯⋯」又多了几个人来帮忙,硬是将我带离她的身边。
「雅静!我也爱妳!我⋯⋯」
她仍一动也不动。
最后一丝希望也黯然离去后,我便昏厥过去。
心,已支离破碎的死去,不堪入眼。

「没事吧?」
回过神才发觉自己抑制不住眼泪,衣服沾湿了一小角。
「不好意思,能借用一下厕所吗?」能平淡的说出这句话已经是我最大的极限了。
他温柔地看着我,「当然。走到底就是厕所了。」
拭去眼角残留的泪水,「谢谢。」
一切全都历历在目。
可是为什么?到了现在才又如此清楚地重现那一晚。明明之前想记也记不起清的,明明梦中都是模糊的片段。
虽然清晰可见这一切,可我感觉好象少了什么,少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明明我们都放不下的,却一直在逞强。
整理好情绪我再度回到餐桌,「抱歉,刚刚有点失态。叔叔您还有话没说完吧?」
他倏然抬起头,神情有些担忧,对于我的情绪失控却没有特别过问。
「妳还想继续听?」
我颔首,「想。」
他叹了口气,「好吧,那我就继续说啰,其实东奇他啊⋯⋯」
我和叔叔就这么聊到傍晚。石东奇那家伙,我挣扎了半天才勉为其难答应他去喝下午茶的,说好的甜点还有饮料呢?
我想去吃奶酪!
而且,到底为什么我会坐在这张看起来是从义大利进口的餐桌前面啊——

《第一章》(1) 我敢打赌,十年后我依然能清晰的记得他的微笑。 当我发现李伟杰已成为我这无趣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存在时,是在国二那年的秋天,认识满一年的日子。
十四岁,正值青春热血的时期。
十四岁的我们,纵使穿上了成熟的衣服再抹上浓妆,仍然未脱稚气;十四岁的我们,纵使遭遇重重的阻挠,依旧能坚持着梦想;十四岁的我们,纵使受伤仍拚命往前冲。
太过愚蠢、太过冲动、太过懵懂,却很青春。

去年刚入学的我,早已听过许多关于李伟杰的种种,大部分是从女生口中说出,像是「长得高又帅」、「篮球很强」、「眼神很会放电」诸如此类的。一群女生聚在一起一脸犯花癡的陶醉样,还会不时地发出噁心的癡笑声,不然就是刺耳的尖叫声,那八九不离十是因为他。
也经常看见因为告白被他拒绝而跪坐在地上放声大哭的女生。
真是丢脸。
望着这些可笑的人们,倒是替我这烦闷的考试生活增添些许的趣味。
这么想着的自己会不会太没良心了?唉,管他的。
难道这世界上的帅哥都绝种了吗?何必为了区区一个李伟杰哭得要死要活呢?
不过他本人倒是十分享受被人吹捧告白,总是一脸愉快样,可见自恋倾向十分严重,不对、是超级严重,无药可救的那种严重。
好吧,我承认他是有点帅,神似某个韩剧里的亚洲男神,而且各方面都偏优,无论是体育还是音乐样样都拿手,校内成绩更是数一数二的优秀,也许正像那群女生所说的,是「百年一见」的珍品,但真的、真的就只是这样而已,这种自视甚高的家伙到底哪一点好啊?
完全没兴趣。
「天啊!李伟杰真的超级无敌霹雳帅。」身旁的花癡晴用比平常高八度的音调说着这句老掉牙台词,还不停地用手搧着微风,装出一副随时都有可能昏倒的样子打断认真读书的我。
我没有任何回应她的打算,依旧盯着我的课本专心研读。
「真希望他是我男朋友啊!」花癡婷学着花癡晴的手部动作附和着,一旁的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很大的一个。
这两人从开学那天起便李伟杰来、李伟杰去的,听的人早已厌烦了但她们仍乐在其中还不以为意。
可悲的是被迫聆听的人是我。
靠。
努力忍住想伸手上前甩她们两巴掌的冲动,甩了甩头装作没听见,我继续複习着待会要小考的内容,但那大名鼎鼎的花癡二人组绝不会因为我的沉默而放弃颂扬李伟杰的机会。
于是我美好灿烂的早自习变得不再宁静。
天杀的我好想哭。
「冰山、冰山,妳难道不觉得他很有魅力吗?」花癡晴一手遮住我的课本一手摸着发红的脸颊问道。
花癡婷追随花癡晴的步伐走到我面前,「他那充满着野性的低沉嗓音和不时散发出的男性贺尔蒙最令人着迷了,安琴妳说呢?」
我还能说什么?
「光是嗓音和贺尔蒙这两点,我家养的黄金猎犬铁定赢他。」,硬是将这句话吞下肚,扯开连自己也觉得过于虚伪的笑容,我慢慢地阖上课本,望着眼前这两位发疯似的少女。
她们正準备将我拉进充满着李伟杰的小小世界里,与她们手牵手一起翱翔在幸福国度。我的人生怎么会如此坎坷?绝对绝对不可以被牵着鼻子走,打死我都不要陷入那其中,那根本比所谓的地狱还要可怕好几十倍。
「啊!对了,冰山应该不会有同感的,差点忘了抱歉。」花癡婷突然丢出了这么一句话狠狠地撞击我的胸口,用力地吸了一口气我假装不痛不痒。
既然认为我无法理解却依然在我面前放肆地宣扬,有时候我不禁觉得这有些可笑,我见过太多太多像她们这般先入为主的人。
忍耐。韩安琴妳一定要忍耐。
我这么告诉自己。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czgsw.com/a/crgs/118690.html复制本链接发送分享给好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