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美食  菊花  绿  Sexual Rhapsody

异性巴厘岛按摩之旅(2) 清晰的疼

《第二章》(2) 我告诉自己别去在意,他可能喜欢我这件事 「萌芽?什么萌芽?」
「或许是更加紧密的友情又或者是爱情,除了这两者外没有其他的选项了。」花痴婷的脸上闪过一丝寂寞与无奈,随即又换上冷酷的表情。
「那、那该怎么办?如果李伟杰真的喜欢上韩安琴了,我、我该怎么办?我还没告白啊!」花痴晴焦急地扯着花痴婷的手臂问道。
「如果事情真的演变成这样,那我们只好……」
不等她将这段话画上完整的句点,我轻轻地推开门从里头走了出来,花痴二人组一看见我的出现剎那间变了脸色,花痴晴更是用力地将手覆盖在嘴上。
「妳、妳在里面多久了?」
假装没看见这两人我走向洗手台,转开水龙头的瞬间花痴婷的话语在我耳边响起,似乎是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这句话说出口。
侧着身我倚靠在洗手台边,嘲讽般地勾起了嘴角的弧度,虽然阿谦时常告诉我千万别在人前露出这么令人惊恐的笑容,然而此刻我就是忍不住,「够久了,久到能将妳们的对话听得一字不漏喔!」
「我、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花痴晴走向前替刚刚的对话辩解,胆小的性格立刻显现得一清二楚。
「只是什么?只是谈论吗?真是抱歉,韩安琴一点也不适合被当作讨论的对象。」冷哼了一声,我转身朝门口跨步。
「等一下!韩安琴我问妳。」花痴婷的声音使我止住脚步,一字一句敲打着我的意识,「你对李伟杰有什么感觉?」
「感觉?你是什么意思?」我转头望向她。
她微微倾身,大步大步地走到我面前,「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妳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朋友,只是朋友。」
「朋友?」她戏谑地笑了出来,「只是朋友?他对妳的想法大概不只是这样。」
「小沁和雨轩比我还要早认识他,妳不去担心她们居然担心起我?」
「林雨轩和赖夏彦在交往,杨芷沁每段感情都不长久,反倒是妳,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的态度最令人匪夷所思了,把妳归列为危险範围内也是理所当然的。」
理所当然?
「妳到底想说什么?我没时间听妳抱怨。」
「这不是抱怨而是劝告,如果他真的喜欢上妳,麻烦妳识相点离开他的世界。」
「妳不用担心,就算他真的喜欢上我,我也只会把他当成朋友看待。」也只能当成朋友,他的世界太过耀眼而我的世界又太过平凡,就算面对面望向彼此也只是擦肩而过。
站在舞台上的他是众人的焦点,即使走下台坐在观众席上镁光灯依然离不开他,打从被推向中心的那刻起他便没有了隐没的余地。
「希望妳能记住自己说过的话。」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厕所,花痴晴心惊胆颤地瞄了我一眼后小跑步追上前。
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勇气回应她,彷彿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回过神来我已跌坐在地板上,冰凉的触感刺痛着每一寸肌肤,透明的水珠伴随着一整室喧嚣的寂寞滴落而下,混合着的究竟是我的愤怒还是我的不捨其实我并不清楚。
伸手抚上脸颊,那不容忽视的液体染上的乾燥的指尖。
我为了李伟杰哭?
但这又是为什么呢?
*
禁不起雨轩和小沁苦苦哀求,我只好硬着头皮跟她们一块到篮球场报到。
看见我脸上横挂着两道泪痕,她们十分有默契不询问我缘由,只是理解似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拉起手便走向操场。
比赛早已开始,李伟杰一群人和隔壁班的男生们你来我往,一旁的加油声此起彼落,热烈的场面可以媲美奥运。
远远看见站在看台上的花癡晴,她似乎不把刚才那点「小摩擦」放在心上,又或者她只是在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正使出全身力气对我们招手,示意我们到她那里一起观看比赛。
这群女人明明不喜欢打篮球却爱看男生比赛还百看不厌。
女人啊、女人。
力气大的小沁拉着我走上看台,勉强能瞧见他们在场上挥洒汗水的模样,恩、跟偶像剧那种甩着浏海流着汗打着球的剧情有很大的落差。
抢到球的夏彦一个转身一个跳跃,球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线,就像一闪而过的流星,对手根本来不及反应便顺利地投进篮框中,四周立即响起了分贝非常非常非常之高的尖叫声。纵使对于篮球的了解少得可怜但我也相当清楚那是十分艰难的三分球。

Chapter、11-1 过去式的偶像 「什么?!」魏若亚简直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不仅仅是因为太过劲爆,还有些许的疑惑。
「不用怀疑,就是真的。」韩浩之白她一眼,彷彿是在想她为什么这么惊讶一般,「妳不知道她有一个青梅竹马吗?那个人就是他。」他又补充一句更加令魏若亚不敢置信的事实。
「我、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啊...」她抿了抿唇。
「看来女人间的友谊果然不能相信。」韩浩之还不忘调侃她几句。
「然后呢?为什么现在妙氛几乎都不会出现在萤幕前了?」这是魏若亚最想问的。自从那次求救讯号之后,她也就只有再见过她两次。之后因为她忙于戏剧跟跳舞的关係,她也没有注意到任妙氛的人气一直逐渐下降,直到她发现的时候,才知道任妙氛又变回跟当初一样的人气,没没无闻。
「他们从十五岁开始参加偶像选拔,两个人都对对方约定着要当上偶像,这是他们的梦想。在十六岁那年,他们参加了T-Sr公司五年才举办一次的新人选拔。虽然说是两人一起参加,但最终结果却是只有郭月奇成功入选。」
「这...」
「郭月奇那家伙为了实现与任妙氛的约定,还一度要放弃参赛资格。要不是任妙氛百般的阻挡跟劝说,恐怕他也不可能像现在一样站在舞台上。」他冷笑,像是在嘲笑这男人居然为了爱情放弃事业的笨一样。
「可是妙氛她怎么会到N-ONE公司呢?」魏若亚问。
「哼,当然是又上演妳不要我来劝说的戏码。郭月奇那家伙因为对她感到愧疚,所以才又叫她去试试看,一直到今年她好不容易被选上。」
「可是...当初妙氛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是说她被拍到跟郭月奇吃饭的画面,要我帮忙弄掉啊。」
「妳是真笨还是假笨?」韩浩之看着这个充满疑问的女人,他脑海里也充满疑问,「偶像能够容许谈恋爱吗?而且还是不同公司的?」
「啊...是这样喔...」听到这种回复的韩浩之简直想杀了这女人。
什么叫做"是这样喔"?这不是常识吗?不对,这女人没有常识,完全没有。所以跟她说再多也没用。
「白癡。」他低骂,然后又很快地恢复理智,「在任妙氛好不容易争取到机会的今年,他们两个却吵架了,原因是因为郭月奇对每个女生都很好,所以任妙氛就发了脾气。真搞不懂女人吃什么醋。」韩浩之耸肩,不以为意的回。
「花花公子就是这样。什么叫搞不懂?我就不信你愿意看着喜欢的人跟其他男生相处得很好。」像是为了任妙氛打抱不平一样,魏若亚说。因为她也尝试过那种感觉,当何修贤把她当作郁亚若的时候。
「哼,我度量没那么小。」韩浩之嗤之以鼻的双手环胸,「妳记不记得郭月奇那家伙在节目上称讚过妳?」
「呃...好像有这么一回事...」魏若亚回想起当初她参加选拔时,郭月奇莫名称讚她的那个时候。
「那也只是为了让任妙氛吃醋的小把戏而已。」他说,「不要以为人家是真心讚美妳,想太多。」
「什么?!」魏若亚生气怒吼,「你也不要以为大家都很喜欢你!我就讨厌你!」
「我有叫妳喜欢我吗?」韩浩之挑眉,「还是妳喜欢我藉机告白?」
「你想太多!自恋狂、变态!」
嗯,明明是说着任妙氛的事情,但两人却可以吵过来吵过去的,果然不简单。该说八字不合又或是太合了呢?吵完之后又可以回到任妙氛的事情上。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依旧是有完没完的自尊心争吵以及任妙氛与郭月奇两人的故事。
魏若亚把脑子整理了一下,总算整理出个头绪了。
简单来说,就是任妙氛跟郭月奇是男女朋友,曾经约定一起当偶像,但却只有郭月奇先完成目标。之后的任妙氛也好不容易在二年后熬出头的参加选秀节目,结果当天两人吵架,郭月奇就故意称讚自己给任妙氛吃醋用。而后来郭月奇得知任妙氛终于当上偶像的同时,虽然是在冷战,但却很贴心的準备礼物庆祝她,这让任妙氛一下的原谅他,两人就此和好。
可是事情却没有那么简单。
在那不久后,郭月奇被任妙氛看到他与其他女人发生关係的画面,任妙氛生气的说要分手,但郭月奇却一直说不要分手,是他不小心喝醉酒了,要任妙氛给他一次机会。可是任妙氛不肯,两人就在饭店前面争吵,此时狗仔非常高兴地拍下画面炒新闻。
虽然任妙氛很生气,但却不希望影响到他的事业,才会打了那通电话请她拜託韩浩之把新闻撤掉。可是新闻撤的掉,人的记忆却不能。人很容易就可以补脑,所以任妙氛的人气逐渐下滑,变成原先没没无闻的样子。
「那郭月奇没有什么表示吗?」她问。
「怎么会没有?他当然有道歉,只是不被接受。」韩浩之望向远方,「有时候人不能太死板,太过相信眼前的事物就会被蒙蔽。例如那个女人。」
「谁?你是指那个跟郭月奇发生关係的那个女人吗?」
「哦?难得变聪明了。」他有点意外魏若亚的脑子在此时有点灵光,「我调查过那女人的底细,李芸洁,当天是她设计郭月奇的。」
「那你为什么不跟他说啊!这样妙氛会很难过欸!」听到眼前的男人居然知道事情的真相而不去告诉当事者,魏若亚差点没有昏倒。
这个男人到底是可以无视到什么地步?
「任何人都没有立场介入其他人的感情世界里,何况我跟他本来就不合。如果他真的爱她的话,就会发现。」
「...」魏若亚无言以对。
虽然他那样说是也对,可是问题是只要稍微提示一下,或许他们早就和好了吧?人应该要适时的互相帮助...不对...对于韩浩之来说,一定要有对等的交易他才有可能帮助别人。
魏若亚看向韩浩之那令人销魂的侧脸,才发现他长得真的很帅,精緻的五官简直像是上天偏了心多加了一点特别基因一样,深邃的眼睛因为见不到底所以神秘。这么完美的人对她来讲果然是遥不可及的啊...如果脾气能跟何修贤一样好的话,或许她会喜欢他也不一定。
此时魏若亚想起了凛夜。
韩浩之会不会跟凛夜一样?脾气表面上看起来很不好,但是其实内心是温柔的?
好像真的是这样。越优秀的人越会伪装自己,对于她们这种新人通常都是不屑一顾甚至讨厌的。
魏若亚想起了韩浩之对待何修贤的态度。
在任何知道这两人关係的人的心里都知道,这两人看似平淡无奇的相处之下却有深厚无比的友情,这不是几个月或是几年可以累积起来的,这也要双方都有对等的付出才有办法建立起成功的友情。所以其实他对待何修贤也就像凛夜对待她的朋友一样好。
要把这两人放在一起说也不是不能嘛,毕竟这两人在这方面挺相像的。虽然说每次她跟凛夜打招呼说谢谢时对方都不理她...
说到谢谢...她似乎从来没有跟眼前的男人说过一次呢...就连每天跟她排戏只是尽义务的凛夜她都会跟对方道谢了...而这个男人则是在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她却从未说过谢谢...
其实韩浩之这个人本性不坏啊,他可能只是真的单纯讨厌新人吧?又加上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这么狼狈的时候...可是当魏若亚在听到韩浩之把任妙氛与郭月奇之间的事调查的这么清楚之后,她就认定他是一个人还不错的家伙,虽然那张嘴很贝戈戈。
他愿意这样把他们的事情调查的这么清楚应该也是担心郭月奇吧?表面上似乎尽可能的与郭月奇撇清关係,但私底下的关係好像没有那么简单。魏若亚是不知道两人之间的关係啦,可是却直觉一定有,而且不简单。
清凉的海风拂过脸颊,带着鹹味跟海味。
她的眼睛从刚刚到现在都一直注视着他,所以魏若亚很清楚的看见他的髮丝随风舞动着。
下意识的,魏若亚开口:「谢谢你。」这句话不仅是谢谢他,也谢谢他之前帮助她的事,谢谢他愿意把任妙氛的事情都告诉她。
「妳...」像是听到什么稀有名词一样,韩浩之惊讶的转向她。
她的眼神毫不畏惧的对上他的,两人凝视着有几秒的时间。最先移开视线望向海边的人是魏若亚,可能是看久了想要看海的缘故,也可能是不敢直视他深邃的眼神太久。
但是韩浩之在一转过来之后就没有再移开过视线。刚刚那几秒钟凝视的画面还停留在他的脑海里挥散不去,那是第一次,第一次她这么温柔的对他说谢谢,第一次用笑脸来面对着他,第一次用那双有灵魂的眼睛凝视着他。这每个的第一次都让韩浩之感觉到有种心跳漏跳一拍的感觉。
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对她的一举一动这么敏感?明明只是微笑而已,为什么居然可以牵动着他的心?
「啊!」魏若亚的尖叫唤回了韩浩之的意识,「我的帽子!」她急忙的上前追着自己被吹走的帽子。
「...」看着这一幕人追帽的画面,韩浩之不禁的噗哧一声。
但下一秒他却笑不出来了,因为魏若亚居然跟着帽子準备要入水。
「喂!」他立刻上前阻止。
「妳疯了吗?」韩浩之抓住她的手。
「放开我!我要捡那顶帽子!」执着于要捡帽子的魏若亚似乎没有意识到危险。
「妳那么想要那顶帽子再买就有了!」韩浩之不懂,为什么一定要捡那顶帽子。
「不行!那是独一无二的,如果不见就没有第二顶了!我...」
「好!如果妳坚持要捡的话,我去!」没有给魏若亚任何时间反应,韩浩之克服着海浪的阻力往前走,终于在海浪打来的剎那抓到那顶帽子。但同时间海浪也刚好打在他的身上。
「这样行了没?可以离开了没?」他走回去海与沙之间的交界处。
「我...」看到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居然下水替她捡一顶帽子,任谁来看都会傻住。
「妳就不能正常一点吗?」语落,韩浩之把魏若亚的手牵起,并且把帽子放到她手中。带有责备的语气里头多的是担忧,但魏若亚却没有想的这么多。
「那边有小木屋,去换个衣服再回去吧。」他拨弄了一下头髮,并且把身上的衣物多余的水给挤掉后,走向了海岸的另一边。
「喔、喔...」意识到自己的裤子也溼一半的魏若亚跟在韩浩之的后面。
刚刚匆忙下水的她根本没有注意到这点啊。
「两间房间。」韩浩之对着服务人员喊道。
「那个...先生你有订房吗?」服务人员小心翼翼的问。
「叫你们经理出来。」不多说什么,韩浩之直接开口。
「啊、啊?那个先生...对不起,请你遵守...」
「快去叫,我没有多余的耐心。」
「是、是。」看到韩浩之的表情,服务人员可说是用逃跑的奔去。
「那个请问先生需要什么...」话尚未说完,韩浩之便从刚刚他在车上拿的外套里掏出一张信用卡以及名片。
「金、金卡...」刚刚的服务人员像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一般,眼睛瞪的跟什么一样大。
「小乐妳闭嘴!重点不是那张金卡,是旁边那张名片!那是BOSS的专属名片,全世界只有一张!现在能够亲眼看到是多么荣幸的事啊,所以不准失礼!退下!」
「是、是。」韩浩之看到这幕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在心里嘲笑着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凡人。
韩浩之拿出的那张名片的颜色是有个性的全黑,卡片角落的号码镶金虽然只有那么一点点,但是却大大的提升卡片的价值。刻印在卡片上面的三个大字是用全世界最贵的钻石材料去製作的,闪亮的令人无法忽视。至于剩下的小字与图案就显得渺小了。
「BOSS是要...」
「欢迎光临!」此时走进来的顾客不是别人就刚好是魏若亚。
「先带那位小姐去空房间。记住,不可以暴露我的身分,不然下场自负!」韩浩之说。
「是的。小芋,先带那位小姐去1253房。」
「好。」下一秒,魏若亚被莫名的拉走。
「欸欸,等一下啊,妳要带我去哪?」魏若亚看着服务生。
「刚刚那位先生订了休息的房间,由于他要填写资料的关係,所以要我先带妳过来。」她亲切的解释,并且用钥匙打开房门。
「请好好休息。」敬礼后,服务人员便退出房间。
但房门却又被敲了两下。
「来了。」魏若亚以为服务人员还要她注意其他事项,所以开了房门,「欸?等等,你干嘛...」
「休息用的,又不是睡一起,担心什么?」男人撇她一眼。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czgsw.com/a/crgs/118685.html复制本链接发送分享给好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