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美食  菊花  绿  Sexual Rhapsody

异性巴厘岛按摩之旅 清纯校花的堕落h文

Chapter、10-3 讨人厌的偶像 「若亚?妳怎么回来了,妳还好吧?」首先上前关心的是副导演。
「嗯,不好意思让造成妳们的麻烦了。」魏若亚敬礼。
「不会啦,生命比较重要。我们没发现妳的异常是我们的疏忽。」副导搔了搔头,「喔对了,如果妳没事的话,这是新台词,妳拿去看吧。可以的话,等等先拍?」接过一本橙色的本子,魏若亚翻到了第二十一页。
「嗯,谢谢副导。我应该可以。」莞尔一笑,魏若亚便低头开始背起台词了。
副导看魏若亚没事而且可以回来拍戏后,立刻跑去导演身旁报告这件事。
「回来就好,可以拍戏那更好。」导演摘下墨镜揉了揉眼睛,「幸好她没事,不然看修贤跟浩之那样,好像要杀我一样。」
「是啊...」副导的眼神望向另一方,像是看着什么。
接下来蔡翎恩与周歆伊被沉尧谕救起来的画面拍摄的相当顺利。虽然魏若亚看到施日时还是会害怕,可是因为有何修贤在身后的微笑支持,她就放心许多了。但是一看到施日对她那样虚伪的笑,难免还是会感到毛骨悚然。
可能是因为何修贤在的关係,也有可能是发生过一次意外后大家会警惕的关係,所以施日明显的没有要再动手的意思。毕竟他也不是笨蛋。
等到大部分的溪边外景都拍摄完毕后,大家也开始收拾东西。
「大家辛苦了!」一如往常的台词在魏若亚嘴里重複了好几次,「今天造成导演的麻烦了,对不起!」虽然是跟副导说过了,可是魏若亚却坚持要亲自跟导演道歉。因为这样比较有礼貌。
「好好,不用麻烦。」导演摆摆手,「只要妳把这个还给他的主人就好。」他拿着一顶帽子。
这顶帽子是全黑的样式,上面没有什么华丽的图案,却有一种令人安心的淡雅。橙色与黄色线条的交织演奏出和谐的共鸣曲。
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魏若亚直觉这顶帽子绝对不便宜。
「主人?」何修贤接过帽子,「这是谁的?」
「咦?修贤你不知道?」导演叹了口气,「这是你那个超级好朋友浩之的。」他抓了抓头,原本稀疏的毛髮又更加凸显。
「韩浩之?」「浩之?」
「唉,别提了别提了,你们不知道他刚刚多恐怖。」像是在说一场可怕的战争一样,导演只是摇头。
「他到底...」
「不说你们不知道,」副导此时突然出现,「在你们一走后,他就开着车直接冲了进来。我们吓都吓死了,很多器材差点被他撞坏,你说,我们能不气吗?」
「为什么?他凭什么?」听到韩浩之的丰功伟业,魏若亚不禁想为这些要养家的人出气。
「他...只是说要找施日,要谈公事。就这样把施日给抓上车了。」副导也叹口气,「是什么样的公事可以让他这么气愤呢?差点毁了现场啊。」
「公事?」
「然后呢?」
「然后啊,就在你们回来的前几分钟,施日顶着两个黑眼圈回来,嘴角还有点破皮。要不是化妆师的技巧好能盖过那些伤痕的话,可能就拍不下去了。」听到这里,何修贤与魏若亚不禁倒吸一口气。
是打架了吗?
为什么他会与施日有冲突呢?施日跟他又不是同一间公司,怎么会呢?何修贤怎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他有受伤吗?
不对,为什么要想他有没有受伤?
等等,如果在她发生意外后,韩浩之突然出现把这个"兇手"给带走,那是不是代表与这件事有关?
所以说,韩浩之有可能知道施日对她出手的原因?
「离那个施日远一点!」
脑海里突然蹦出他曾说过的一句话。
如果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不可能这么说吧?他一定是知道施日意图对自己不轨,才会那样说的。问题是,她本来就不怎么相信他了,他还那样的警告?明明知道她最讨厌威胁了,还用威胁的方式来警告她,这会造成反效果...等等,或者他根本就是想看自己出糗?所以才故意这样做?
啊啊啊,脑子好乱。
魏若亚的眼睛闭到不能再闭,唇也抿到不能再抿。
「若亚?」
「啊、啊?是。」
「走吧。」何修贤转过身。
「那、那个,要去哪?」魏若亚眨着眼睛。
「...他家。」说这话的时候,何修贤不禁停顿一下,又像是叹了口气一样。
「啊?谁家?」
「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回。」虽然他脸上挂着笑容,但眼神却无法掩盖他的哀伤。这点魏若亚并不笨,她看得出来。
看来学长跟这个韩浩之的友情似乎是受到了某种阻力...两人本来很好的关係好像有点变调啊...是为什么呢?
算了。
反正她跟韩浩之也不会有关联,不用担心他太多。
可是...又好想问施日的事情...
他会知道吗?
不不不,搞不好他还会很自以为是的说:想知道?求我啊笨蛋!
嗯?
干嘛骂自己笨蛋啊?突然想到这点的魏若亚敲了自己的头一下。看来是刚刚喝进太多水的缘故,才让她脑子都变得不灵光了。虽然原本就没有很灵光...
啊啊,干嘛一直贬低自己?Stop,不要再乱想了!
此时何修贤正好回到车上。
「好了吗?」
「嗯。」虽然他笑笑地回应,可是若有所思的眼神却一览无遗。
难得今天的他这么好猜。
「怎么了?」魏若亚不禁为了自己的小聪明而感到窃喜。
「啊?我看起来像是怎么了吗?」他又用笑来回应。但很苦涩。
不会是两人在里面吵架了吧?
「就是有才这样问。」魏若亚水汪汪的眼神眨了两下,显得可爱又无法抗拒。
长叹一口气,何修贤才缓缓道:「妳会溺水是因为施日吗?」
心里突然抽了一下,魏若亚为了不让何修贤知道,只好装作不知道这回事。
「啊?不是啊,怎么了?」因为最近的她有在演戏,而魏若亚学习技巧该说好,还是与生俱来的呢?演技对她而言似乎不是一件难事。就连自我脸部管理都可以做得相当好。
这样自然的演技,任谁都不会怀疑的。
「不是?妳确定?」再次确认的何修贤眉头轻微皱起,彷彿不相信。
「嗯,真的。」她淡笑。演技却在脑海里不停盘旋着。
要说魏若亚演技好吗?还是说太过信任她呢?何修贤完全的相信她,没有再怀疑。
「虽然说今天发生了意外,可是我还是希望妳提高一点警觉,可以吗?」
「嗯,谢谢学长的关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魏若亚柔和的眼神在何修贤的眼里看来满是幸福。
「那就好。我们回公司吧?」
「嗯。」一同离开的两人并没有注意到头上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瞧。
「果然还是太慢...」在阳台上轻酌了咖啡的韩浩之喃喃自语着。
「少爷。」脚步声传来,在静谧的房间里清晰可听。
「说。」他淡淡的道。
「这是你要我找的资料,我已经放在桌上了。还有...」
「怎样?」韩浩之回头,只见盟裕飘移的眼神。
「那个...颜小姐说要找...」
「不见。」没有听盟裕说完,韩浩之一口拒绝。
「可是...颜小姐拿着钥匙从后门进来了。」
「什么?!」
放在阳台栏杆上的咖啡杯"框噹"一声,直直掉落在庭院绿草如茵的地面上。虽然说杯子因为软软草地的关係没有破碎,但里头剩余三分之一的咖啡却渲染了绿油油的草地,滋润了它们。
「叫我演小三?!」在某间休息室里头迴荡着这个回音,「这是不是哪里搞错了?不是说演一个小角色吗?」
「若、若亚,妳小声点...」杜呈风比了嘘的手势,魏若亚虽然很激动,可是还是先坐了下来。
「可是,这很过分啊...明明都说好了我才答应的...现在又变成要当小三...」一个刚出道的演员,一个形象清纯可爱的新人,居然要去演一个心机重的小三?这样会不会让那些人也认为自己心机重?这可是自己的第一次参与偶像剧的经验啊,难道就要变成一个"讨人厌偶像"形象吗?
虽然魏若亚不认为自己的粉丝很多,但也算不少了。演坏人这种角色应该都是那些经验丰富的演员去担任吧?因为他们的粉丝固定又多。还有一种人会去演坏人,就是真的没什么名气的人。因为不能让大家喜爱,所以只好让大家讨厌的类型。
「如果妳不能接受的话,我们去退掉吧?」杜呈风彷彿也无法接受突然改变的剧本,他站起身。
「等等。」但魏若亚却突然迟疑了。
虽然说没有拍很多戏分,可是也已经开始拍摄了。如果自己突然离开...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呢?临时找不到演员还要重拍。
可是,是他们错在先啊,是活该...
不行...果然不行。
即使是他们无理,魏若亚还是会感到有愧疚感。
「虽然不喜欢,可是这是工作...」对啊,工作就是工作,就算不喜欢也要做。
「但工作也要对妳公平才行啊。」
「没关係的,这可能就是老天爷给我的考验吧。」魏若亚淡笑,「反正,这只是演戏而已。」
对啊...只是演戏。
嗯,演戏而已...
「真的吗?」不放心让魏若亚演反派角色的杜呈风不断观察着她的表情,直到确认她确实是认真的之后,杜呈风也不方便干涉她的决定,只有默默支持。
「真的。我会试试看!」魏若亚握拳,为自己而打气。
真的...可以吗?
如果是演一个普通角色,魏若亚还比较有自信。可是...连普通角色都不用演就直接跳到反派角色...
这会不会太...
「若亚?」
「嗯、嗯?什么事?」回过神来,魏若亚才发现有一只手在她眼前挥来挥去的。
「外头有人找妳。」
「找我?」她疑惑。这个时间怎么会有找她呢?
「我让她进来啰?我还有事要去处理。」
「好,辛苦了。」魏若亚站起身敬了礼。
语落,一个女子走进休息室。
因为对方带着墨镜的关係,所以魏若亚没有办法清楚看见对方的样貌。都在室内了,带什么墨镜...
不过这个身影倒是似曾相识...
有在哪里见过吗?
正这么想时,对方终于摘下墨镜开口。
「妳是...魏若亚魏小姐吧?」
「呃哦,是的。请问妳是...」魏若亚猜测错误,因为在看到女子的样貌后,才发现她根本没有见过这个人。
可是这个身影怎么好像看过...
「我是颜雨诗,请多指教。」女子莞尔,她伸出手。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czgsw.com/a/crgs/118684.html复制本链接发送分享给好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