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美食  菊花  绿  Sexual Rhapsody

那些我网盘里的男孩和男孩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恭喜达到十万字之作者 Q & A。不喜可略。】 【任务一、十万字已达成。此篇为作者自行添加的无关文,可以略过。但如果想多了解作者的话,欢迎阅览,晓依会非常开心的。】
以下是用读者的想法去想到的关于我的问答,当然对我有疑问的读者也可以在下面提出问题~
第一次在途中冒出来呢(挥)。
我想大家可能、可能(吧)会有这些疑问,所以才发文的。
Q1.为什么晓依的文章回少字数却强大呢?
A:因为每篇都有固定的字数呦!
Q2.为什么每一个章节的字数都那么多呢?
A:因为这样晓依才会鞭策自己喔!心里会抱持着:"不行,字数没凑够,要更努力!"的想法。
Q3.为什么这本小说不分多一点章回呢?不是可以赚积分吗?
A:因为晓依觉得一个章节的字数如果太少,反而会导致剧情都还没交代完就又要等后天的文了,所以才故意把每篇的字数写多一点,这样读者看的开心,也就不会担心说:"蛤?就这样?会不会太少了一点"等问题喔。
说到赚积分,晓依当然也是很想赶快升级啦(哭)。可是后来想想,其实写文也只是我的兴趣罢了,那种积分或是等级似乎就没那么重要,毕竟文笔好不好才是重点对吧?(笑)
Q4.为什么这次的文会有种乱跳的感觉呢?
A:老实说,对于要开始写开头的这方面我真的不是很擅长,又加上在写前面的时候,整本书的走向并没有完整的明确目标,所以才会导致有种剧情跳来跳去的感觉。
不过会看到这篇文的读者们想必是接纳了这点才会点进来看的对吧?因为后来终于把这本小说的走向给预定好了,所以后面会一一交代清楚前面没有交代到的事情喔!也不会乱乱跳了!
Q5.为什么有些地方会直接略过不写呢?像是韩浩之把飞萍作恶的事情揭穿,那里就没有交代清楚呢。
A:关于这点我深感抱歉。因为那时的我只有想到一部分的证据,所以没有很明确的写出来。一直到后面的时候才突然想起"完整"的证据可以让飞萍认罪。关于这部分后面会补充,谢谢大家的耐心。
Q6.这篇文的角色这么多,有时是"他"、有时是"他",会搞不清楚呢...而且大家好像跟魏若亚都很熟一样?
A:是的,会用那么多的角色其实只是为了不让内容"太单调"。如果女主角一直只跟某个人聊天或是一直遇到某个人,那岂不是太死板了吗?况且演艺圈里的艺人可是多到数不清的,不可能每次都只遇到特定的对象。
会感觉大家似乎都很熟的原因其实是因为"礼节"上的关係。在演艺圈生活久了的大家自然会遇到许多不同的陌生人,所以大家早就不怕生了啊!反倒还会一见如故呢!(笑)
【以上为晓依自行看过自己的文后,内心幻化为读者的疑问。最后感谢读到最后的读者们,这次的Q&A就到这里为止!后续的内容敬请期待!谢谢大家的支持!】

Chapter、9-2 猜不透的偶像 在真田医院的高级VIP病房内有着两男一女的身影,要说三人是纯友谊,任谁也不会相信。
「我真的没事,是韩浩之太小题大作了!」魏若亚重複这句话不知道已经第几次了,但何修贤却继续任由医生护士替她检查。
因为他也跟韩浩之一样怕有什么内伤是他们看不出来的。
魏若亚站起身,想要证明自己完全没事。但不料只是跳个一下而已,就让她重心不稳的向前倒。
「喂...」
「若亚。」何修贤扶住她的肩膀,魏若亚免于摔跤的命运。她的头就正好靠在他的肩上。一股只属于他的气息扑鼻而来,魏若亚的脸染上淡淡的红晕,「有没有怎样?」何修贤把魏若亚放到病床上后,她的意识才被拉回来。
「没、没有...」摇摇头,她不明白为什么脚会痛。
「医生说妳的脚扭伤了,尽量不要活动到它。」何修贤看向魏若亚那只轻微红肿的脚,「还好医生说妳跌倒后没有硬撑走路,不然现在会更严重。」语毕,魏若亚突然想到刚刚下车的情景。
明明就说要让自己走了,但韩浩之却硬是要将她抱进医院里,不管她怎么挥舞反抗,他都不为所动。
难不成,他早就发现了?
所以才会抱她进车内、进医院?
魏若亚抬头一看,正好对上那冰冷的眼神。她吓得赶紧移开视线。
「少爷!」这时,一名男子突然闯入病房内。
「...」三人一併往他那里看去。
「对不起,我应该敲门的。」男子低下头,「若亚小姐,修贤少爷好。」
「盟裕?」魏若亚疑惑的看着他,但盟裕却浑然不知,继续把目光落在韩浩之身上。
「少爷,公司出了一点问题。」
「知道了。」韩浩之拿起一旁的外套穿上,「你先去查清楚问题怎么发生的。」
「是。」两人一同离开病房,独留魏若亚与何修贤。
「那个,我可以回家了吧...」硬是要她留在医院的人已经走了,应该就不用浪费医疗资源待在这里了,魏若亚心想。
「妳的脚扭到了,行动不方便,还是等明天再说吧。」
「可是、可是我不习惯。」从来没有住过医院的她现在要住上一晚,恐怕不只是习惯问题,还有医药费的问题。何况这是高级的VIP病房。
「妳为什么会找浩之帮忙?」直接省略这个问题,何修贤换了一种问题。
「啊?」魏若亚突然懵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呃、呃,因为...」
「因为找不到我吗?」他接。
没有反驳,魏若亚点点头。
这是事实,除了何修贤跟她比较熟以外,魏若亚就没有认识其他的男生了,何况有对方的电话呢?她不得不说,电话簿里只有两个男人的号码--爸爸跟何修贤。不,现在应该是三个...
总不能找任妙氛来帮忙吧?她也是女生,要是自己拖累她该怎么办?在那种情况之下,就算是自己讨厌的男人也好,她只希望有人能带她离开。
「对不起。」何修贤突然内疚的说。
「啊、啊?学长干嘛道歉?又不是你的错...」
「不、不,是我的错。」何修贤抢着说,「如果那时我没有跟他们去吃饭忽略了手机,或许妳就不会这么害怕了。」他握住魏若亚的手,希望能补给她一些温暖。
「没关係啦,我现在不是没事吗?」魏若亚没有甩开他的手,反倒回握。
「可是如果妳有事,我该怎么办?」何修贤猛然抬起头,那担心害怕失去的情感倾泻而出,看的魏若亚也跟着害怕。
「学长...」她是第一次见到何修贤这么担心她的模样,内心不禁感到温暖。
「我已经失去了她,不能再失去妳...」他很轻很淡的说。但魏若亚听得一清二楚,他又提到"她"了。
「我...」她很想很想问"她"究竟是谁,但看到何修贤那种害怕的眼神,只好又把话吞回去。
他的手轻轻拂过她已包扎好的伤口上,何修贤站起身,吻了绷带一下。魏若亚被这举动吓到,不禁缩了身子。
"砰!"门突然被甩开,一个脸黑成一半的男子站在那里。原本冰冷的眼神又更加黯淡,让人摸不着情绪。
「你怎么又回来了?!」魏若亚大喊。
韩浩之只是瞪了一眼魏若亚后,走向床边,拿起手机,头也不回的走了。
现场只有她不知道韩浩之为什么这样,但何修贤心里是知道的。
他,也喜欢她。
「开车!」坐在礼车后方的韩浩之命令着。
「可是少爷,您不是要看若亚小姐的伤势再...」
「叫你开车哪来这么多废话!」他吼。
而在驾驶座的盟裕不敢再多话,只好赶快踩着油门奔驰而去。
亏他还这么担心她,想要回去看看她的伤势顺便拿回手机,结果居然看到两人在接吻?!是把他这个恩人忘得一乾二净了吧?很好,他要让她知道,惹火他的下场!
一个礼拜后。
魏若亚身上的皮外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加上有定期保养,所以并没有留下疤痕。
「若亚。」杜呈风提着饮料準时出现在魏若亚的休息室内。
「嗯?怎么了?」此时的魏若亚穿着着一件粉色小洋装,由于裙襬相当蓬鬆的关係,所以她无法正常坐下,只好站着等待演唱会的开始。
「哇,这也太适合妳了!」杜呈风惊呼。这也难怪,因为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帮魏若亚筹备演唱会的事情,也是第一次看到她穿上表演服装。
「真的吗?谢谢你。」她开心的勾起嘴角,又转了几圈,「我还满喜欢这件衣服的。」
「嗯,妳喜欢就好。妳要不要看,我帮妳带来的嘉宾?」杜呈风笑嘻嘻的说,身后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若...亚?」原本脸上还挂着温暖笑容的何修贤,一见到魏若亚身上的衣服后,脸色突然大变。「妳怎么穿这一件衣服?!」
「呃、呃?怎、怎么了?」第一次见到何修贤发怒,魏若亚着急得很。她不知道她做错什么。
「我不准妳穿这件!脱掉、脱掉它!」他吼。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一个暖男代表,温柔的男子居然动怒了,谁能不惊讶?
「修贤,你在说什么?若亚等等就要上台表演了,你叫她脱掉是什么意思?」由于杜呈风是经纪人的关係,所以他首先跳出来说话。
而一旁的化妆师跟髮型师也纷纷出来规劝。
「不行!绝对不行!那是亚若的衣服,谁都不准动!」此话一出,不只是魏若亚,就连何修贤自己都吓了一跳。
怎么会跑出亚若这个名字呢?不是说好不再提吗?可是现在一看到它,就会不自主地想到"她",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发生什么事了?」一个一米九的男子听到声音后跑了进来。而杜呈风像是看到救星一样,立刻冲上前。
「恩书,还好你来了。」杜呈风拉着张恩书的手,「来,你先把若亚带到隔壁,然后让她换上隔壁房的衣服。」
「哦、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张恩书直觉事情不妙,也只有先听杜呈风的话,把魏若亚带走。
在魏若亚跟张恩书离开之后,何修贤像是洩了气的气球,瘫坐在地上。
「修贤...」身旁的人想拉他,但都拉不动。
「妳还好吧?」张恩书把魏若亚带到隔壁休息室后开口。
「还、还好,谢谢你。」魏若亚抬起头,发现这个男人实在高得不像话,她必须仰着头才看的到他的表情。
「叫我恩书就好,我也叫妳若亚吧。」他坐了下来,好让魏若亚能轻鬆看着他,「刚刚发生什么事了?」原本只是陪着何修贤来这里看看的张恩书不懂何修贤刚刚怎么会突然失控。
「不知道...」说到这里委屈起来的魏若亚,眼神楚楚可怜,彷彿一碰就会碎的样子令人揪心,「学长好像又把我当作...他口中的亚若了...」
「亚若...」听到这二个字的张恩书眼睛明显的闪过一丝惊讶,「妳...」此时的他开始仔细端详魏若亚身上的衣服,才发现原因所在。
「那个...请问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事情?能告诉我吗?」每次只要看到为了"亚若"这二字而惊慌的人,魏若亚都想从他们身上找出一些线索。但始终宣告失败。
看大家的反应,"亚若"这个人很有可能曾经是一个当红的偶像明星。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网路上不可能没有半点资料啊。
因为魏若亚上网搜寻过"亚若"这个名字,但网路上却没有显示任何东西。就连同名同姓的资料都没有。
这不是很奇怪吗?不是明显摆着有人动了手脚吗?
「我...」
「拜託,我真的很想知道我跟那个亚若到底有什么样的关係,为什么每次学长都要这么说...」颤抖的睫毛再配上闪烁不定的眼神,张恩书真的很心疼,很想要把这女人抱在怀里安慰。可是他不能,因为那就是趁人之危了。
如果能够帮她,他当然乐意,只是这件事参杂了太多太多的因素了。
「亚若...全名郁亚若,她曾经在演艺圈掀起一股热潮。那时候的她,是全国最受瞩目的对象...只可惜在三年前...」讲到这里时,张恩书不禁叹了口气。
「她...怎么了?」虽然张恩书只有讲了一小部分,但却勾起了魏若亚的好奇心。这对她来说,可是一大步。毕竟每当她跟别人提到"亚若"时,大家都会转移话题。
「我最多只能告诉妳这样,至于她为什么离开演艺圈,跟我们有什么关係,都得经过修贤同意,或是等他亲口告诉妳,妳才能知道了。」
「是这样啊...」听不到后续的魏若亚明显失落,但却扬起笑容,「嗯,没关係,我先準备演唱会。那个,恩书,可以请你出去一下吗?」
「哦,好。」张恩书离开房间后,魏若亚的笑容消失。
虽然还是很失望听不到后续,但这对她来说却是一个很大的线索了。至少,她知道"亚若"的全名是"郁亚若"。
跟自己的艺名很相似啊。
等等...
这艺名是何修贤替她取的...难不成,他把她当成郁亚若了吗?
摇摇头,魏若亚心想,或许只是巧合。因为何修贤对她真的很好、很温柔。虽然他有时会把自己当成她...但是,她认为何修贤是在对"魏若亚"温柔,而不是"郁亚若"温柔的!
这样一想心情好多了的魏若亚把身上的衣物换去,又换上另一件桃红色的连身裙。
因为这件连身裙没有刚刚那件蓬鬆,所以魏若亚可以很轻鬆地坐下。但是她却又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拉鍊,拉、不、到。
怎么办?要叫人吗?只能这样了吧。
「那个...恩书?」她试探的叫。
「嗯?好了吗?」可是张恩书却误认为魏若亚已穿好衣物,门就这样被拉开。
没锁?!正当她惊讶的同时,张恩书的脸映入眼帘,一米九的身高使他得微微低头才能不撞到门框的进入室内。魏若亚一见状,重心不稳的往后倒。
「啊!」
「欸、欸,小心!」站好的张恩书看到魏若亚往后的身子,他立刻上前扶住她的后背。不料却直接碰触了她光滑的肌肤。
阵阵的热度传来,两人都感觉得到。张恩书并不知道原来她还没穿好衣服。而他现在居然就这样误触了她纯洁的肌肤。
「...」两人的脸瞬间红了起来,一种暧昧扩散开来。
「啊!」直到魏若亚再度尖叫,张恩书才鬆开手。
这种悸动是怎么回事?
害羞的魏若亚原本转过身不敢面对,但她猛然想到拉鍊尚未拉起,只好又转回来,手摀住了脸,不敢直视张恩书。
「哼,受委屈后就马上来找妳的小情人讨拍拍啊?」一个掌声在休息室的门口响起。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czgsw.com/a/crgs/118682.html复制本链接发送分享给好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