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美食  菊花  Sexual Rhapsody    拜年

h文调教女 校花肉文

梦寻x颢宇外传──祕密日记<五> 一切计画,在我们两个回国之后不久着手,可计画赶不上变化,国内居然传出有皇子私通浙梁国来往玉器的消息,而矛头,皆指向三皇子青颢宇。为此,我和他只得把原本计画摆一边,先揪出幕后黑手再说。哪知这一拉扯,居然接连着扯出黑商製造伪玉的事情,层层堆叠。在这巨大压力之下,我彷彿又回到了过去,变回了那一刻也不放过的柳老闆。然而,麻烦不单行,柳梦羽的失蹤让柳家心慌,怕失去了攀升地位的机会,决定将我尽早嫁人。柳家看待梦羽如物品,实在让我气愤难平,连带着看柳家选中,娘家手揽大权本人却佣路无能只懂享乐的五皇子更加不顺眼。于是,那晚我忙把消息给了青颢宇。本意只是让他破坏这桩婚事,哪知次日,太监便抱着圣旨前来,宣布了我被皇上赐婚给他的事,我永远忘不了,赐婚那天我跪下的时候,嘴里还塞了一颗来不及咬碎吞掉的滷蛋,大惊之下差点没硬生生吞了。又惊又喜的接了圣旨,我不住盘算着有了皇子妃这头衔,我所能做到的事能扩展到哪些地步,完全没有多想,若是日后青颢宇当了皇上,我这皇子妃呢?直到当晚风炎来找我,「妳的本意,不是救出妳妹妹而已么?皇宫,是个吃人的地方。」他开的条件很好,我放弃这桩婚事,跟他走,他有办法救出梦羽。「妳何必费脑筋帮他处理栽赃之事?何必用尽年华替他夺得皇位?他不会感激妳的,他只会手拥美人,把妳当工具,必要时牺牲掉。」「自古,皇帝皆薄情。」我不知道风炎为什么要说最后一句话,好像我对青颢宇动了心一样,只不过,他的话倒是点醒了我。这个时代的女人是没人权的,是生是死是贵是贱,依然是看所依附的男人如何,要脱离这样的下场,我必须另谋生路。见我沉默不语,风炎便道让我考虑些时日,并交给我一张摺起来的小纸条,说是烧了那张纸条,他就会出现。我半信半疑的接了,而后,在他离开之后,找一天约了青颢宇密谈。毫不拐弯抹角,我直接跟他说明来意,大意是我跟他只是交易对像,为了能顺利脱身,我大婚当天要拿到我的和离书。他瞪着我,好像非常不高兴,想来也是,就算并无感情在内好了,被人先要和离书,摆明了就是不信任,没人会高兴。可我跟他非亲非故,信任这种东西本来就没有,至于婚姻......我从来都不信这玩意。彷彿读出了些什么,青颢宇更不高兴了,赌气似的当场写了一份甩给我,自顾自气沖沖的走了。我看着那封和离书,不知为何有种难以言喻的苦涩在心中蔓延,就像有某种东西才刚刚萌芽,就被我亲手毁掉了一般。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吗?那,为什么我一点都没觉得高兴呢?日子一天天过去,大婚之日缓缓到来。职业精神驱使,那晚我準备了许多问题要和青颢宇好好讨论一番,哪知居然收到一个烂醉如泥的家伙。因为他坚持不要其他宫女服侍,我只好自己来,又拉又扯又扛的好半天才把人弄上床,还差点闪到腰。忙完后,我转身正準备去洗个澡,却猛然被人从背后紧紧抱住死不放手。见是那醉得不成人样的青颢宇,我忍住大喊非礼并把他揍一顿的冲动,用力扳开他的手,打算明早跟这家伙好好谈谈,不想,却听到了一句令我心慌的话。「梦......寻......我只心悦妳一个......别走......好吗?」*从来没逃避过的我,在那天之后,一头栽进各种麻烦事件里,发疯似的就差把自己的身体搞垮了。然而,即便我有多不想面对青颢宇对我的感情,即便我有多希望这些麻烦事最好永远解决不完......该来的,总是会来。真兇找出,朝廷又是一番大洗牌。而青颢宇,则正式从三皇子翻身成太子,再加上老皇帝已力不从心,他登基的日子几乎成了大臣们讨论的热门话题。同一时间,梦羽也平安回来了。看她和妹夫两个恨不能时常黏一起的模样,我不得不感叹所谓女大不中留,有了老公忘了亲姊啊!为了让这小俩口进展快些,好生出个姪子姪女给我抱抱玩玩,在听了梦羽那完全不是问题的理由之后,我藉着青颢宇的名头招来桃家兄弟们,又是明示又是暗示,终于成功把自家老妹销售出去。看着梦羽步入桃家,我欣慰不已的同时,还有些感伤。交易已经完成,我已经没有留下的理由,是时候离开了。当夜,我给梦羽和青颢宇两个留了信,梦羽那封大意是我会过得很好,让她安心度日云云;而青颢宇那封,则是建议他如何安排我离开之后的事情,并道跟他合作很愉快,我非他可相伴终身的人,世间娇花何其多,相信他能找到更好的。将信放至于桌上,我将风炎当初给我的纸条丢进烛火里,霎时,一巨大的奇怪术式散发着幽幽蓝光,出现在地面上,强光闪过,一个人影出现在我面前。「决定了?」「嗯,」我平静的走到他面前,「走吧,带我走,去哪都好。」「别想!」随着一声怒喝,一群暗卫手持武器从我身边窜过直扑风炎,生生将他逼离,然而风炎也不是个吃素的,当下抽出武器迎上,几人在小小的寝宫里乒乒乓乓打得难分难捨,难以分出个高下来。「为什么?」被人从背后紧紧禁锢在怀里,我不敢抬眼,不敢去看那人,「皇宫是个吃人的地方,我不想留在这里。」「我可以保护妳。」「......」我摇头,保护一时,然后呢?去保护另一个?下一个?「为什么不信我?」「......」「梦寻!」终于忍不住,我气愤的推开他,怒道:「我的信任、感情没那么廉价!我为什么要信你?口口声声说心悦我保护我,谁知道你是不是一时感兴趣而已?谁知道你会不会跟其他女人说一样的话?」「我是个很容易忌妒的人,我不希望属于我的男人眼里有别人。」不知何时,泪水已经自己在眼眶里打转了,我得很努力才能把它忍住,「你看,我又自私又善妒,三从四德里早犯了两条......啊,和离书不也拿了吗?你行行好,放我走......」「别想。」青颢宇重新把我圈进怀里,低语道:「妳心悦我我心悦妳,在一起天经地义,哪能放手。」「你不讲理......而且谁心悦你了......」「我只对妳一个不讲理。」「啊!你流氓......唔......」事后想想,我坚持认为青颢宇绝对有偷偷给我下迷药,不然我哪有可能被他拐了去。为了证明我心意已决,即便隔天早上我发现我全身光溜溜一丝不挂,我还是很淡定的落跑走人。只可惜失去了和风炎连络的方式,不然我可以跑更顺利,不会老是被抓回去,然后被折腾得腰痠背痛了。很久以后这件事被梦羽知道,并评论这场战争的赢家是青颢宇。对此我义正严辞的否决了,因为事实上最后让我停止落跑的,是我肚里那颗球......「画得还真像。」冷不防被人从背后抱住,生生把我从回忆里拔出,我想也不想往后一踩,光天化日的吃我豆腐,就不信我这十三公分的高跟鞋还不能教训教训这登徒子了!「呜哇!」如愿以偿听到惨叫声,我回头就要开口骂人,却被那人接下来的话给惊得愣在当场,「梦寻!妳怎么连妳夫君都不放过,踩的这般狠啊!」这声音......「颢宇?」我看着他,试探地唤了一声,他没回应,可眼底那满满的笑意和柔情,都明确的显示着他的答案。「我来了。」******时隔多日的最终章~~~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czgsw.com/a/crgs/117216.html复制本链接发送分享给好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