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美食  菊花  Sexual Rhapsody    拜年

和岳姆干b 口述被村长要的过程

卷四十八 是孩子就要拥有想像力! 「没……我没那个意思。只不过是……在制止自己的脑袋老化。」「啊?」看看一脸疑惑的子砚,又看看一脸要泪崩的火火,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难不成我要实话相告?姐是因为不想认老!……不行,感觉结局会被白眼。我「嘿嘿」的乾笑着,看向火火,「火火呀,我没事儿的。」火火巴着眼看我,「真的?」「真的!不过……现在又突然想起一事想要火火你帮忙!」「凝凝要火火帮妳什么忙?」「去找你小汕汕哥哥跟他老……跟白白!跟他们说去忙自己的事吧,我没事!更何况……有他们的主子在不是?」呼……差点喊出老公来了。理智啊!感谢你的阻止!「主哥哥会照顾凝凝?」「啊?」本来还在想那位「主哥哥」是哪位,结果一旁的男人马上替我解答。「放心吧火火。」子砚蹲下身子,伸手摸摸火火的头。「嗯!」火火朝我们丢了个微笑,「火火这就去找哥哥他们!」语毕,他挥着小手离去。「呼……嘻。」「怎么了莹儿?突然傻笑起来。」子砚又站回我旁边,伸手继续揉着我的脸。「没,不过是在想……」我抓住他正揉着我脸的手,「想这个主哥哥的可爱称号而已。」「呵……」「子砚,我们去看小晖晖。」「妳是说今个儿来府上的另一个孩子?」我点头,「我有点不放心他……呀!忘了问小汕汕他们把小晖晖带去哪个房间了。」子砚思了会,答:「通常都会将客人带到外院……不过他是孩子,应该会在内院的西方。」「哦哦!那我们这就去!呃……」「怎么了?」「子砚,你带路。」我噘嘴,「你府……我们府邸太大了,我可还没完全摸透呢。现在几乎也都是在探险阶段。」「呵……好,娘子这就随为夫来可好?」他将本来在我脸上的的手改伸到我面前。「说什么呢……」我覆上手,「天涯海角也都随你去。」子砚怔了一会,没有回话,只是翘起嘴角,握着我的那只大手只是又紧了几分。※一路上我顺道向子砚解释今天的一切,连去小晖晖家的事也一起讲。嘛~可别喊我夫控神马的喔!小夫妻之间不能有秘密不是?……好啦,夫控成分是有一点没错。「所以这些日子就让小晖晖暂住能否?」心里头有些小紧张,虽然说子砚向来宠我,但……我这样先斩后奏,又老是自己决定事情,是否没给他面子?「……」「子砚?」我小心看着他的脸色。「知道了。」「……」「莹儿?怎么……不说话了?」我摇摇头,「子砚。」「嗯?」「哪天如果你纳了妾,哪天如果你不喜欢我了,我想……我还是会继续喜欢你。」子砚瞇着眼,「别胡思乱想了,为夫只会要妳,也只容得下妳。」「嗯,我也是。」「喏,到了。」看向那头明亮的屋子,我不禁纳闷,「都这么晚了,是孩子的不都该睡了?」我鬆开子砚的手,去推开那门。「小晖晖,我进来了……嗷?」刚进门我就看到了桌边裹着被子的大蛹。那大蛹开口:「妳来做什么?」「嗤……小晖晖,你干嘛把自己弄成这副德性啊?」「不、不许妳乱喊本少爷!」「哦?莹儿,这孩子的性子可倔呢。」子砚倚在门边。听到子砚发话,孟晖马上住嘴,感觉上是在害怕子砚,却又逞强的直视着子砚。我叹口气,「子砚,你摆张笑容嘛!你瞧,人家都有些怕你了。」我上前抱住那团蛹。孟晖本来努力挣扎想脱困,但最终还是得认份。「小晖晖,都这个时辰了,怎么还点着灯火不睡?」「……本少爷精神可好着!」看着他一脸倦容,我估计摸着是嚷假的。「哦?让我猜猜你精神好的原因吧~」我挑眉,「怕黑睡不着?」「唔!妳怎知……才不是!」「吶,别妳来妳去的,跟火火一样喊我凝凝如何?」「谁、谁要学那个胆小鬼!」「好好好,随着你就好。」放开那团蛹,我翘着嘴角,「小晖晖,我怕黑,想跟你聊聊天。」孟晖瞪大眼看着我,「多大岁数了,妳丢不丢脸啊。」嗷……被那么小的孩子这样说才丢脸吧?哎哎,不过为了国家栋樑,姐就只能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啦。「是是是,非常丢脸。那你肯不肯跟我聊天,让我睡前不要乱想?」「唔……拿、拿妳没办法。」孟晖红着小脸,微微的点头。我转头看向倚在门边的子砚,「子砚,我好.怕.黑.喔~你也一起坐我旁边听吧。」子砚瞥了我们一眼,默默关上门后走到我旁边坐下。「要说些什么?」孟晖小声问。「嗯嗯,说说你娘亲如何?」孟晖沉默许久,一阵子才缓缓开口:「……她不在了。奶母说,娘在生下我后就死了……爹说是我害死娘的。」孟晖的小手紧抓着被子,「奶母说我长相酷似娘,爹每每看到我就会难过,所以都会故意兇我、嫌弃我,让我讨厌他、离开他。可是我知道爹是因为太喜欢娘了……才会、才……」豆大的泪珠从孟晖眼角滑落。我垂下眉,看着现在的孟晖。受到生长环境的影响,他像是被无形的鞭子驱赶着,要他快些懂事明白。错不在他,他却得承受这无形的枷锁,强颜欢笑。「爹不是真心不喜欢我,只要知道这点……我就很开心了。」「小子。」子砚发出声。我同孟晖都愣着看向他,子砚继续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既然眼泪都流出来了,那就要喊出声,把那些嘴边说的假开心都吼出来。」「……子砚?」孟晖咬着下嘴唇,「什么意思……我不懂。」「试着把你对你爹的不满说出来听听。」「我……」「阿爹大猪头!丢下大婶一个人照顾我,狼心狗肺!」孟晖傻着看着喊出来的我。「喏,轮到你啦小帅哥~」我伸手轻推着他。「爹……爹是蠢蛋!为什么都不能有一点点的喜欢孟晖!……别户的爹都会带他们的小孩去绕庙会,还会牵牵手,为什么您、您却什么都不做!我……呜哇!」我连人带蛹的将还在哭的孟晖抱起来,往子砚的方向扔去,子砚当然也很顺手的接下。虽然面带困惑,但子砚也没有推开哭得唏哩哗啦的孟晖。「呼呜!……你们做、做呜……什么……」孟晖啜泣问着。「嘿嘿~」我连着子砚一起夹击……咳!抱着小晖晖。「小晖晖,现在闭起眼睛,暂时假装我们是你阿爹阿娘。」「呜……你、你们才不……」我蹙着眉,打断他的话,「是孩子就要拥有想像力!给我挤出脑汁的想!」孟晖虽然有些不愿,但最终依旧听话的闭上眼。我想想,如果我有个孩子的话,要说些什么呢~「娘最喜欢的小晖听着。是孩子的时候就要像个孩子,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不喜欢的事儿就不许做,也不许假装喜欢的强迫自己。懂吗?」孟晖依旧闭着双眼,点点头。我抬头与子砚对上眼,朝他眨眼示意他说些话。他也非常配合的开口,「晖儿,你是阿爹阿娘最重要的宝物,阿爹……心底是在乎你的。以后你想牵牵手、逛庙会,阿爹都会陪着你,你说……好吗?」「嗯……」「嘻嘻,小晖晖睡着了呢。」我鬆开环着子砚的双手。「是阿……」「子砚,麻烦你抱这孩子到床上躺着喽。」他朝我微笑,「怎么会麻烦。」我拿面巾替孟晖将脸擦乾净,在替他盖好被子。知道小晖晖怕黑,我们特别留了一盏烛,在命人轮流守在门外守候。※洗了个澡,我跟子砚都累得直接奔向床躺着。我在他肩窝直蹭,「子砚。」「嗯?」「刚刚有一剎那,我差点以为我们真的有了那么大的孩子耶。」「哦?」「而且你……你居然也会让哄小孩,我好意外呢!」「哄?呵……我不过是同他说实话。想必那孟老爷不过是走不出过去的记忆,等他哪日想开……或许那些承诺就会一一实现。」「我相信孟老爷会想开的……毕竟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不是?」「……是阿。」「子砚?……你在想了什么?」子砚摇头,「不过是想起从前父母在世的日子罢了。」「嗯嗯?想起爹跟娘?我想听~」子砚淡笑,「记忆中的父亲很是严肃,很少露出笑容。每每听到母亲嘴里说着父亲的笑容是多么讨她喜欢,我就更加好奇。」「然后呢?」「我听别户的孩子说,只要他表现的优秀,他的父亲就会笑着夸奖他。所以那阵子我努力做到最好,时常在父亲面前炫耀,但……只有母亲会对我笑。」「爹严肃成这样啊?嗯……真想见见他老人家。」子砚将我搂入怀中,继续说,「某晚我读书读得晚,不小心睡在书桌上一夜。隔早被父亲母亲唤醒,当我一抬脸,他们先是睁大眼,接着大笑起来。尤其是父亲,笑得根本没他摄政王该有的形象可言。」「啊?」「呵……趴在未乾的墨上一夜,妳想会发生何事。」「……大花猫?」「娘子如此冰雪聪明,倒是为夫的福气是不?」「哈哈哈!无心插柳柳成荫……夫君好手段!」「哦?胆敢笑为夫?」「不敢,妾身可没那胆子……噗哈!」「看来……有人的皮在痒喽?」「啊?……哈哈!放手!……子砚别搔了……哈呼……哈哈,我没力、没力了!」「这怎么行,本王可还没尽兴呢。」「你……哈哈……奏凯啦!」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czgsw.com/a/crgs/117061.html复制本链接发送分享给好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